• 从大数据看铁路春运之“变” 2018-03-26
  • 安心亚演绎新歌性感火热 台下游戏宅十分冷静 2018-03-26
  • 易达销售出库单打印软件绿色版 2018-03-26
  • 【老外谈】中国是G20舞台上的领导者 2018-03-26
  • 联合国国际贸易中心:将组织中小企业参展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2018-03-26
  • 陜西2018年將精心打造31個旅遊文化名鎮 2018-03-26
  • 开江县委第二巡察组进驻县人民法院开展巡察工作 2018-03-26
  • 我用几个星期的时间减肥了好多。 2018-03-26
  • 这就是小米MIX2s外形和配置?参数如此彪悍 2018-03-26
  • 射精功能障碍的症状类型 2018-03-26
  • 激情燃烧的岁月 五十年回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知青们 2018-03-26
  • 5个民族5种风格,竟然混搭出这么好听的旋律! 2018-03-26
  • 东湖烟草扎实开展内部网站自查工作 2018-03-26
  • 特朗普提名中情局局长蓬佩奥接任国务卿一职 2018-03-26
  • 重生军营:军少,别乱来全文免费阅读 2018-03-26
  • 所有作家----华人作家----外国作家----校园作家----言情作家(网络)----武侠作家----网络作家----推理作家----科幻作家----恐怖灵异作家----韩国作家
      后三直选玩法->《脱骨香》->正文

    第24章 紫印纹章

    后三直选玩法 dfc.bdzq32.com     沈漠看到和尚,皱起眉头,不自觉放开双手,江小司失去扶持,轮子一滑,哎哟一声又摔坐在地上,愁眉苦脸的揉着屁股。

        沈漠很淡定:“亦休大师,从镇埜寺里不问自取紫印纹章是我的不对,可是也是为了捉鬼除妖,没有用在不好的地方。一用完,我就让蔻丹给你送还回去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江小司低头捂嘴偷偷的笑,一休大师,哈哈哈!

        亦休袖袍一挥,扔出一个东西在地上,向前翻滚三周半,正是江小司上次看到沈漠用来勾出叶秒魂魄的紫印纹章。

        “这个根本就是假的!”亦休满面怒容。他的身上没有一般出家人慈悲为怀的和蔼和悯然,刀眉宽额,气势咄咄,眼神十分凌厉。

        “假的?”沈漠和江小司都愣了。

        江小司伸手抓过章来,仔细检查,的确是上好的质地,但是和上次见到的那个闪着灵光的紫印纹章相比只是凡物而已,而且印文的笔画转折生硬。如果是在沈漠手上,绝对不可能辨识不出。假设亦休大师没有说谎,那就只有一个可能,在沈蔻丹那里被掉包了。

        沈漠自然也看出纹章是假的,以亦休的为人,千里迢迢赶来兴师问罪,绝不可能凭空捏造。

        “大师不要动怒,这事恐怕有什么误会,先和我回去,我问问蔻丹,我们慢慢细谈?!?br />
        说着转身领着亦休往山上走。

        江小司很凄惨的被扔在原地,想爬起来跟上去,可是扭伤了脚就罢了,还穿着轮滑鞋,实在是站不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教授!”她可怜兮兮的喊。

        沈漠回头,见她还坐在路中间十分危险,只得又回头一把拎起她。

        “我不是公文包!你不要又夹着我!疼疼疼!温柔一点导师大人!”江小司撒娇的改口,心头不满的抗议,她想要公主抱??!

        沈漠可不管那么多,拎着她回到家。

        亦休和尚对周围十分熟悉,看样子不是第一次来了。江小司估计他中午来找沈漠的时候正好沈漠不在。

        一进门亦休就皱起眉头:“怎么还烧这种香,何苦叫自己不能忘?!?br />
        沈漠仿佛没听见,江小司一脸好奇的瞪着亦休,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。被沈漠很不温柔的扔在沙发上,只能委屈的弯下腰去解鞋带。

        “你就没有其他鞋了么?”

        “都放储物柜里了,本来准备直接滑着回家的?!苯∷疚⑽Ⅵ费?,轮滑鞋鞋帮子太高,刚好箍住脚踝,和因扭到而肿起的地方左右摩擦,疼得厉害。

        沈漠从鞋柜里找了双沈蔻丹的拖鞋给她,蹲下身子替她解复杂的绕来绕去的鞋带,小心的松开,然后把她脚从轮滑鞋里抽出来。

        以前只有老爸才会这样照顾她,可是眼前的不是老爸是那个很凶很凶总是骂她的教授??!江小司整个人都傻了,半点也不敢动,生怕一不小心把沈漠这瞬间的温柔惊跑了。

        亦休直杵杵的站在一旁,想必也是受了点惊吓,脸上的表情跟吃了只死苍蝇一样。

        沈漠看到江小司白袜子上的小兔兔,这才猛然反应过来她不是沈蔻丹,这也不再是多年前,他带着一个小女娃相依为命的日子,沈蔻丹已经长大了。

        铁青着脸站起身来,进厨房给亦休泡了杯茶,然后在冰箱里给江小司取了瓶番茄汁。里面还剩好些都是之前江小司常来他这蹭饭的时候留下的。

        他犹豫片刻,还是从旁边取了个精致的小瓶子,倒了些液体混进番茄汁里。

        江小司开心的喝着冰爽番茄汁,觉得教授一下子变得好体贴,连盖子都替她打开了。

        再看着沈漠从裤兜里摸出手机,心头直得意,他终于听进她说的话,把手机放在身上了。

        “给蔻丹打个电话?!鄙蚰靡还崦畹挠锲档?。

        江小司努努嘴,拨通电话,却没想到那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“喂,你好?”

        江小司傻了,看看屏幕,自己明明没拨错号啊,怎么会是老爸接的电话。

        “喂,你好?蔻丹现在不方便接电话,有事请过些时候再打来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老爸?”

        电话那头愣了愣:“小司!怎么是你?”

        “这话应该我问才对!怎么会是你接电话?”江小司咆哮道,他在和沈蔻丹做什么?

        “我被蔻丹拖出来在千里香陪她喝酒,结果她喝醉了,倒头就睡?!?br />
        沈漠在一旁面上罩了一层寒霜:“用冷水把她浇醒!”

        “蔻丹,醒醒!你叔有事找你!”电话那头传来江流的呼唤声和沈蔻丹的梦呓。

        “把电话给她!”沈漠从江小司手中接过电话,对江流说。

        江流看着眼前这次易容成一个中年大叔模样的沈蔻丹,在醉梦中全是女儿的娇态,不由觉得十分滑稽,笑着把手机举到她耳朵边。

        “沈蔻丹!你居然又敢去喝酒!”沈漠对着电话怒吼。

        沈蔻丹在听到沈漠声音的刹那从椅子上一蹦而起,张惶失措的到处张望,却没有看见沈漠的身影,还以为是自己做梦,长叹一口气的又趴回椅子里,打算继续睡。

        “沈蔻丹!”又是一声熟悉的呵斥,沈蔻丹终于确定自己没在做梦。

        “在在在!”她手忙脚乱的接过江流递给她的电话,“叔,啥事?”

        “你送回镇埜寺的紫印纹章为什么是假的?”

        “假的?”沈蔻丹脑子一时还没清醒过来,“什么是假的?怎么可能是假的呢?我亲自偷的亲自送回去的,绝对没被寺里的人发现,也没有人知道我有紫印纹章??!”

        亦休在一旁冷哼一声。

        沈漠不语,他知道亦休身为镇埜寺主持,不好将紫印纹章外借给他,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沈蔻丹偷去,否则铜墙铁壁,她怎么可能拿得出来。

        “你先回来再说,”沈漠挂上电话,开始思考这躲在背后的黄雀是谁。

        一个小时后江流和沈蔻丹来了,沈蔻丹已然神清气爽,看不见一点醉态,闻不见半分酒气。

        江流和沈漠两人第二次见面,依然无法挥去彼此心头的排斥感,只是轻轻点头算是打过招呼。倒是江流和亦休对视的瞬间,亦休陡然凝神,目光犀利。小的不对头,这个大的更不对头。

        江流倒十分镇定,看着他,丝毫没有闪躲回避,脸上始终挂着礼貌的微笑。

        “小司,你脚怎么了?”看见难得安静的乖乖坐在沙发上的江小司,还有她肿起来的脚踝,江流坐到她身边,仔细检查。

        “没事,玩轮滑的时候不小心扭到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江流不好在沈漠和亦休二人面前使用法力给她治疗,便问沈漠要了药油替她擦揉。

        “三叔?!鄙蜣⒌ば男榈牡蜕?,小时候被教育多了,现在还是很怕他。

        沈漠把假的紫印纹章递给她:“你送回去的紫印纹章是这个么?”

        沈蔻丹接过来看了一下:“我也不知道,一直是装在盒子里的,去镇埜寺之前我有好好检查过,没有问题,进寺后中途再没打开?!?br />
        沈漠皱起眉头:“你的意思是你送回镇埜寺的时候章被掉包的?”

        “怎么可能!我就没离过身,不可能有人从我身上拿走东西又放个假的回来我都没发现,再说我不是晚上去的,我是一大清早去的,趁着和尚们都在做早课。说不定是我把章还到寺里之后被盗的呢?”

        沈漠摇头,除了沈蔻丹,亦休根本不会放其他人进去。而以镇埜寺的固若金汤,那小偷要是能从寺里盗出,就不用趁沈蔻丹把章带出的时候下手了。

        “你好好想想,途中有没有什么人接近你,或有什么异常的情况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时天已经开始亮了,不可能有人靠近我我没有察觉,就算是鬼……”沈蔻丹愣了一下,陷入沉思。

        “我途中遇到一群小鬼打架,将他们驱散了。他们没有实体,如果技术高明,趁乱或许能从我这偷走。但是妖魔鬼怪不敢碰紫印纹章??!”

        沈漠再次摇头:“若是当中混着式神呢?这事可能有高手在背后操作。至少他对你偷还紫印纹章的行踪了如指掌,看来是觊觎已久?!?br />
        亦休在旁也不由皱起眉头:“紫印纹章乃佛门至宝,可生魂可死魂,这事后果可大可小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大师放心,紫印纹章既然是因为我们而丢,我一定会尽快找回来?!?br />
        亦休和沈漠多年交情,自然是信得过他的,当下最重要的是赶快把章找回来。他又不能一直在寺外走动不回去,还是得靠沈漠。

        “罢了,在寺里还没有其他人发现印章丢失前你们必须找到。另外,重新给我做一个假的回去交差,这个也太劣质了!”

        亦休将那纹章扔在桌上,江小司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沈漠点头:“给我两天时间,大师就先在这里住下吧?!?br />
        沈蔻丹连忙将功补过:“我立刻就去调查此事,一定给大师一个交代?!?br />
        然后江流抱着江小司,和沈蔻丹一起告辞离开。

        一路上江小司都没有说话,江流隐隐有些奇怪。

        “小司,怎么呢?脚还很疼么?”

        “不是,我在想事情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    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好像有件非常重要的事被我忘记了,我怎么都想不起来?!?br />
        江小司突然觉得眼角有点凉,手一摸,竟然一颗泪水掉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“那个江流和江小司是什么人?”亦休问沈漠。

        “江小司是我带的学生,江流是她父亲,在城中闹市区开了一家店,专做鬼怪生意,身上或多或少沾染了些尸气或邪气。我知道大师心头的疑惑,我初见他们二人也是同样的感觉?!?br />
        亦休摇头,依然哪里不对,却又说不出。

        “最近有没有其他人曾前去镇埜寺妄图盗出紫印纹章?”

        “没有。未免引来祸端,紫印纹章藏于镇埜寺一直寺里最大的秘密,极少有人知道。毕竟鬼怪虽人人都怕,却又人人都想要。封印尚未开启已有这样强大的力量,若被解开用在不好的地方,人间怕又要遭大难?!?br />
        沈漠想到多年前的百鬼屠城,口中微微有些干涩:“我总觉得他还没死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沈漠,都是过去的事了,你何苦一直放不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不明白,最后太容易了,他已经做到那一步,怎么可能最后这么轻易就败给我,我总觉得他不会那么容易就死的,所以我绝对不能忘不能再次失去警惕,让过去的事重演一次?!?br />
        亦休摇头,岔开话题:“仿制印章问题不大吧?”

        “恩,最主要的是材料,我这里暂时没有什么好的玉石,明天先去找找看?!?br />
        江小司敲了很久,确定沈漠是不在家而不是不给她开门后,拿出手机试探性的给他打电话。

        响了很久,就当江小司要放弃的时候,居然通了。

        沈漠硬邦邦冷冰冰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。

        “说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导师!你一个人么?你学会接电话了?”江小司有些兴奋。

        沈漠不耐烦的问:“什么事?”

        她以为他是猪么?她贴那么大个粉红桃心在他手机上他难道看不见?

        “你在哪里?我在你家门口,我不知道你找到做紫印纹章的玉石没有,我那里有很多,所以拿了一些来给你挑……喂喂喂?”

        江小司拧着眉,正为她讲到一半沈漠挂她电话而郁闷的时候,就看见沈漠的身影出现在竹林掩映的小路上。

        “导师!”江小司跑过去,手里还抱着一个盒子。

        沈漠看她健步如飞,不由挑起眉毛,冷笑一声:“你脚还好得真快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是、是导师的药好!”江小司尴尬的笑着,总不能说因为自己是半个僵尸,虽然达不到刀枪不入但是痊愈速度是常人的好几倍吧,再加上还有老爸懂医术会法术。

        “亦休大师呢?!彼押凶拥莞蚰?。

        “去了附近的禅院拜访朋友?!鄙蚰蚩戳丝蠢锩娴挠袷?,果然比他找到的要好,也对,忘了人家家里是做什么生意的了。

    上一页 《脱骨香》 后三直选玩法
    后三直选玩法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,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,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,请联系删除 - kikitree#liv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