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从大数据看铁路春运之“变” 2018-03-26
  • 安心亚演绎新歌性感火热 台下游戏宅十分冷静 2018-03-26
  • 易达销售出库单打印软件绿色版 2018-03-26
  • 【老外谈】中国是G20舞台上的领导者 2018-03-26
  • 联合国国际贸易中心:将组织中小企业参展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2018-03-26
  • 陜西2018年將精心打造31個旅遊文化名鎮 2018-03-26
  • 开江县委第二巡察组进驻县人民法院开展巡察工作 2018-03-26
  • 我用几个星期的时间减肥了好多。 2018-03-26
  • 这就是小米MIX2s外形和配置?参数如此彪悍 2018-03-26
  • 射精功能障碍的症状类型 2018-03-26
  • 激情燃烧的岁月 五十年回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知青们 2018-03-26
  • 5个民族5种风格,竟然混搭出这么好听的旋律! 2018-03-26
  • 东湖烟草扎实开展内部网站自查工作 2018-03-26
  • 特朗普提名中情局局长蓬佩奥接任国务卿一职 2018-03-26
  • 重生军营:军少,别乱来全文免费阅读 2018-03-26
  • 所有作家----华人作家----外国作家----校园作家----言情作家(网络)----武侠作家----网络作家----推理作家----科幻作家----恐怖灵异作家----韩国作家
      后三直选玩法->《脱骨香》->正文

    第25章 恐机症

    后三直选玩法 dfc.bdzq32.com     江小司跟着沈漠进门,径直走入工作室。

        “导师,我帮你吧?”

        看着她摩拳擦掌、跃跃欲试的模样,沈漠奇迹般的没有拒绝。江小司拿来的都是未经打磨的原石,沈漠抱手站在一旁看江小司操作。

        和课上不同,沈漠的眼睛只盯着她一个人叫她微微有些紧张。不过实力所在,还不算发挥失常,江小司心头有些得意。

        不知不觉天色就暗了,沈漠一直在旁边看着,偶尔会出声指导。到了雕刻部分还是亲自操刀,江小司便在旁边打下手。

        一个男人认真工作的模样总是很迷人,沈漠更甚。江小司有些出神的看着他的双手,仿佛模子里倒出来似的,完美异常。手指修长有力,棱角分明,指甲生得整齐漂亮。

        此刻的他是安静的,神情专注,眼睛里仿佛装着可以让人沉睡不醒的永夜。不同于他时常脸上所表现出来的冷漠,蔑视,也不同于不满时的怒吼和毒舌。就是那么淡然的,犹如一塘水,倒映着满天的云。

        江小司心跳得乱七八糟。

        视线慢慢移动,顺着他的扣子一路向上。沈漠轻抿的薄唇,弧线叫人有些想入非非。RH散发的迷人气味,更让人沉醉其中。

        “江小司!”沈漠突然出声,吓她一大跳。

        “有人在敲门,去看一下?!?br />
        江小司连忙跑下楼,奇怪自己的脸为什么那么烫。

        看着江小司的背影,沈漠狠狠掷笔,这才刚一个晚上而已!

        来人是陈安元,给沈漠送信件和打出来的邮件。

        “小司?这么晚还不回去?沈教授在么?”

        “在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帮我把这个拿给他。对了,我跟你说,我和你胡慧师姐吵架了,她已经三天不理我了。你若见她,帮我多讲点好话?!?br />
        江小司呵呵笑:“快要圣诞节了,记得买礼物,女孩子最好哄了?!?br />
        陈安元连连点头离开。

        想着沈漠忙了一晚上会不会饿,江小司去厨房下了碗面条端上去,见沈漠居然已经刻完了。

        江小司捧着左看右看,不住赞叹。

        沈漠摇头,光看实物,完全还达不到以假乱真的程度,做旧什么的是其次,最主要的是印章的灵气和给人的神圣感威逼感,不是靠技术能弄出来的,所以还得再花一天时间。

        “导师,肚子饿了吧,我煮了面条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不要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浪费是可耻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自己吃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可是我最近在减肥……”

        沈漠无语,早已习惯她的缠人,懒得再废话,接过碗来吃掉,发现味道很难得的比上次进步了许多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样?还不错吧?”

        一直盯着沈漠吃完最后一根,江小司连忙厚着脸皮扯着他袖子求道,“导师,这还有好多边角材料不要浪费了,你技术那么好,可不可以帮我也刻一个小小的章??!”

        沈漠嘴角抽搐,终于知道什么叫吃人的嘴软,拿人的手短了。

        三两下子,一个小巧的印章便做好了,江小司兴奋的沾了印泥盖在纸上,“江小司印”几个篆字清晰又漂亮。

        “谢谢导师!”

        江小司欢欢喜喜的回家,专门从堆放宝物的仓库里找了一种怎么都不会掉色的印泥。先是把自己每本书上都盖上章,然后每件衣服的内里也盖上,宣告所有权。第二天去李月依家看狗狗顺便蹭饭,把小布丁屁股上也盖了一个。

        “月依,烧饼最近对你好不好?”

        “他一直对我都很好的,不过上次被你教授揍那一拳可够呛,好些天才消肿呢!”

        “上次误会他了,还害他挨打,帮我道个歉啊,下次请你们俩吃麦当劳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还说,最近那么忙,一周才过来看我和小布丁一次,平时上课也再见不到你,我好想你??!”

        “我们不是每天都有聊电话么,大学里发生什么我都有老实跟你说,那比读中学可有趣多了,所以你要努力用功,也考个好学校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没什么目标,等邵冰明年高考完,他考上哪个学校,我也读哪个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他要是没考上呢?”

        “不会的,他知道我的想法,所以肩负两个人的未来,他一定会努力的!”

        “好吧,他先去了大学,你就不怕他不要你了?大学里漂亮女生真的好多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也很担心啊,可是他要我相信他,他说他喜欢单纯的我,只要我不变,他就永远不会变?!?br />
        江小司摇头,的确,和李月依相处再简单不过,就是有时候太笨太胆小了,或许正好可以激起大男人的?;び?。

        “小司,你有没有发现,在某些地方,沈教授和你老爸有些像。都说女儿会挑最像父亲的男人做男朋友,你会不会喜欢上他???”

        江小司愣住了,心里惊了两惊。

        “啥?我喜欢导师?我老爸和他哪里像了?”

        李月依拿着熊仔饼干,一口咬掉一个脑袋:“我觉得还挺像的啊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根本就是两种类型,唯一的相同点就都是大叔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每天和我讲电话,十句有九句都是你的导师、导师、导师……还是说你不喜欢他?”

        “我很敬重他,我没有邪念。我已经发现目标了,打算过几天就去表白!我要享受每天和一个人一起上课一起吃饭一起上自习的幸福时光!”

        “不会吧!那么快!我以前怎么从没听你提过,是谁???”

        “我给他取外号叫图书馆帅哥!他经常在图书馆靠窗的地方上自习,看的全都是什么天体物理,高分子化学,基因工程,细胞生物学那一类我看都看不懂的天书!浑身散发的RH香味飘荡在整个图书馆里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啥RH?我说怎么每次和你发短信你都在图书馆,还纳闷你突然转性了,搞了半天是去看帅哥了??!”

        “我还经常放了学100米冲刺到篮球场抢占有利地形看他打篮球,为他摇旗呐喊!”

        “那他认识你么?没女朋友吧?”

        “目前还不认识,但他肯定注意到我了,毕竟我在我们学??墒敲税?,哈哈,他上次看见我,还对我笑了!放心,我侦查、打听、跟踪过,他绝对没有女朋友!”

        江小司一脸甜蜜,李月依呕吐不止。

        “难得你居然忍耐了那么久没表白啊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长那么大活那么多年,还从来没跟人主动表白过??!虽然这是新时代了,但是,我们才遇见不到两个月,为了避免他把我当小孩看,以为我是一时痴迷或者开玩笑,我要先在他面前塑造勤奋好学的小天才的良好形象,然后再步步逼近,慢慢拿下!现在他已经对我有了很好的印象,我决定圣诞节就去跟他表白!”

        因为沈漠要工作,江小司上课太忙,妙嫣请了两个人过来帮忙看店。不到十二点,江小司就爬上床睡了,却又睡不着,左右翻滚着。明明在计划着要用什么样的方式向图书馆帅哥表白,脑袋里出现的却总是沈漠的身影。

        知道他肯定不会回,却还是忍不住拿起手机给沈漠发短信。

        ——导师,睡了么?

        等了一分钟果然没反应,接着继续发。

        ——我今天晚饭吃了糖拌西红柿和肉沫茄子。

        等了半分钟依旧没反应。

        ——亦休大师走了么?紫印纹章交给他了?真印章有下落没有?我也拜托妙嫣帮忙留意了。

        再发。

        ——我好喜欢那个印章,谢谢。我在手机背后也盖了一个,明天给你看?

        再发。

        ——那天我趁你不注意,从你院子里偷掐了片聪草的叶子,插在我桌上的小花盆里,每天浇水,现在已经开始发芽了。只要在叶子上一遍遍的写字,以后长出来的种子上就会刻下字迹,你知道我写的是什么么?

        不信他还忍得住。

        ——今天米教授让我们写一篇关于黄肠题凑的论文,我想了好久都没想出来,你说我写什么好呢?

        五、四、三、二、一!

        果然,手机响起来了,江小司乐的前后翻滚,她就知道,虽然沈漠还没到可以回短信的地步,但是拨电话肯定没问题了,她无论如何也要治好他这个心病。

        沈漠拿起电话先对着江小司狂吼一通,他就不信她会不知道黄肠题凑怎么写,不过还是照例讲解了半天,江小司不断询问他些个人看法,还扯些有的没的,将通话时间拖长。

        等挂上电话的时候,沈漠一看已经打了半小时,简直破了他的最高记录!

        看着掌心里的手机,已经没那么强烈的排斥了。而多久之前,他拿着手机,手甚至还会颤抖?

        轻叹口气,关灯刚躺下身子,短信又响了,打开一看。

        ——导师,你今晚上吃的什么?

        沈漠再次把手机扔床脚了。

    上一页 《脱骨香》 后三直选玩法
    后三直选玩法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,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,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,请联系删除 - kikitree#liv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