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从大数据看铁路春运之“变” 2018-03-26
  • 安心亚演绎新歌性感火热 台下游戏宅十分冷静 2018-03-26
  • 易达销售出库单打印软件绿色版 2018-03-26
  • 【老外谈】中国是G20舞台上的领导者 2018-03-26
  • 联合国国际贸易中心:将组织中小企业参展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2018-03-26
  • 陜西2018年將精心打造31個旅遊文化名鎮 2018-03-26
  • 开江县委第二巡察组进驻县人民法院开展巡察工作 2018-03-26
  • 我用几个星期的时间减肥了好多。 2018-03-26
  • 这就是小米MIX2s外形和配置?参数如此彪悍 2018-03-26
  • 射精功能障碍的症状类型 2018-03-26
  • 激情燃烧的岁月 五十年回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知青们 2018-03-26
  • 5个民族5种风格,竟然混搭出这么好听的旋律! 2018-03-26
  • 东湖烟草扎实开展内部网站自查工作 2018-03-26
  • 特朗普提名中情局局长蓬佩奥接任国务卿一职 2018-03-26
  • 重生军营:军少,别乱来全文免费阅读 2018-03-26
  • 所有作家----华人作家----外国作家----校园作家----言情作家(网络)----武侠作家----网络作家----推理作家----科幻作家----恐怖灵异作家----韩国作家
      后三直选玩法->《脱骨香》->正文

    第44章 落花曾有意

    后三直选玩法 dfc.bdzq32.com     “江流,我不要嫁给那个小白脸,你带我走吧,我们一起私奔去!”那张年幼的脸因气急而泛红,不顾礼仪扯着他的手不肯放。

        江流微微皱起眉:“小姐,县令家的公子知书达礼,不是你想象中那么差。你若不想嫁,好好跟老爷说,老爷不会强逼你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他怎么不会强逼我!他、他跟那个县令官商一气、狼狈为奸!哼,还不都是你!爹爹提起你我的婚事,干吗拒绝??!”柳枝鼓着腮帮子,斜眼使劲瞪江流。

        “小姐放心,只要江流还在一天,定不会让小姐受半点委屈做任何有违本心之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再也不相信你了!你不是说什么都听我的?那你为什么不肯娶我?”

        江流沉默许久:“江流只是一个下人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够了够了!我不要听这些了!反正你就是嫌弃我!你觉得我从小被宠坏了,刁蛮任性不讲道理!对你呼来唤去,又喜欢捉弄你欺负你!我以后都改,我乖乖的,再不乱发脾气,做个贤妻良母总行了吧?”

        “小姐你还小,也没碰上过什么别的相称的男子,等你遇上了,就知道对属下的感情不是你想象中那样的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你又不是我,你怎么知道!”柳枝气急败坏的打断,“说来说去,只是因为你不喜欢我!”

        “我……”江流语塞,“不论怎样,我会永远?;つ??!?br />
        柳枝红了眼眶,恨恨跺脚,跑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脑海中画面再度变幻。

        “小司在跟娘亲讲什么悄悄话???这么神神秘秘的?”

        江小司趴在坟头一手拿着香,滚得一身都是泥巴。

        “我在跟娘亲说,我长大了要嫁给江流爹爹。娘亲答应了!”

        江流失笑摇头:“你娘亲怎么会答应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不告诉你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等你长大了,找到自己真正爱的人,就会离开爹爹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才不,我要嫁给爹爹!永远都不会离开的!”江小司从身后攀着江流的脖子往上爬。

        江流背她起身:“小司,不要随便给一个人承诺,没有人可以预料将来。时候到了你会像你娘亲遇见你亲生爹爹一样,遇到你真正喜欢的人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我要是遇不上呢?”

        “不是还有我陪着你么?”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他以为他虽陪不了柳枝,至少可以陪她一辈子的。

        江流望着亲吻中的沈漠和江小司,几乎站立不稳。心被猛烈一击,凹陷了个大洞,什么东西正在汹涌流出。同时不断在脑海中闪现的,还有和柳枝、江小司那么多年朝夕相伴的画面。

        一切正如他当初所说,柳枝随着年龄增长不再任性反而越发温婉起来。同他也有了隔膜,再不如儿时那样亲热。不再欺负他命令他,谢谢和请字常挂在嘴边。不再叫他江流,而叫他哥哥。

        然后,她找到了真正喜欢的男子,不同于年少时对自己的懵懂感情,爱得投入而炙热。而那男子是那样耀眼,又是那样深爱柳枝,是他远远无法企及的。他看着柳枝和那人并肩站在高处,贵为王妃,幸福的笑。心想,自己做的是对的。

        然后,如今小司也长大了,那个口口声声说要嫁给自己的小家伙,也找到钟爱一生的人了。

        他那样紧张那样害怕沈漠,就是预感到会有这一天吧?预感到他有一天会把小司从自己身边带走,就像赵病带走柳枝一样……

        江流的心像被谁狠狠攫住了,用力挤压,身体所有的氧气和力量都被抽空。他不知道,此时的心和当初哪个更痛。

        然而,他依旧是隐忍而自控的,甚至连冲上前去,给沈漠一拳的冲动都没有。

        他只是怔怔的站在那里,发现自己又成了世界上最多余的一个,只能远远看着。

        沈漠仓皇起身,小唐和林强还是第一次见他如此狼狈,脸上一贯的冷漠轻蔑没有了,取而代之的常人被抓奸在床显现出来的窘迫、慌张、尴尬、内疚还有害怕。

        沈漠害怕了,但不是因为这么不巧的被众人撞见,而是因为他发现自己对江小司动心了。

        心一动,便万劫不复。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人动过心,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。

        那个总是让他操心惹他生气的小孩,是什么时候走到他心里去的?

        “沈教授?对不起,打扰你们洞房了……”小唐双脸彤红的抱头转身。

        沈漠满嘴都是江小司浓得化不开的甜甜糕点味,咬牙切齿道:“不是你们想象中那样……”

        话还没说完,江小司从床上直接跳到他背上,搂住他脖子,咬他耳朵。眼神却全是惊骇,求救的望着江流。

        江流上前两步把她从沈漠身上扒开,往她背上几处穴位重重拍了几下,江小司便冲到墙角大吐特吐起来。

        直到一片叶子从嘴里吐出,江小司瘫倒在地,总算不受控制了。

        “老爸……”

        看着江流平安无恙的回来,江小司悲喜交加,扑到他怀里呜呜的哭。江流微微有些僵硬,用力抱紧她,仿佛怕失去一般,眼睛却看着沈漠。

        沈漠自知理亏,轻薄了人家闺女,总要给个交代。那么简单的控制术,不可能说解不开,当时是糊涂了,若他们不来,还指不定真铸下大错。

        只得岔开话题:“蔻丹和大师呢?”

        说到这小唐才想起来,急道:“小晚失踪了,蔻丹正看着那个树精,亦休大师不知道怎么和妙嫣打起来了,两人飞天遁地的,我们根本就劝不了,你赶快去看看怎么回事!”

        沈漠也愣了愣:“打起来了?”

        林强点头:“本来按计划,蔻丹扮作新娘和我成亲,救我出去。妙嫣则和亦休大师成亲掩那个连理树精耳目。没想到刚入洞房没多久,他们俩就打起来了,计划暴露?;购萌缒闼?,陆林一心维护陆小晚,投鼠忌器,最后被江流制伏,却让陆小晚给逃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沈漠点头:“捉到陆林就好?!敝灰√坪徒∷镜亩窘饬司托?,他们此行毕竟不是来除鬼的,没必要赶尽杀绝。

        想到这陡然愣了一下,他什么时候竟对鬼怪存了慈悲心了?

        “必须找到陆小晚?!苯髦沼诳谒祷?,声音却不同往日,听上去冷冰冰的。

        说着扬起手往小唐背上一推,竟然把他从自己身体里推了半边出来。那半透明的小唐惊恐的看着自己的双手,吓得惊声尖叫,又赶忙退后一步,回到自己身体里。

        林强大惊失色:“灵魂出窍?”

        江流摇头:“小唐基本上已是半个死人了。强行带出去,也只能带出去尸体,魂魄只能留在这里?!?br />
        沈漠皱起眉头,看来那个陆小晚,是死都不肯让小唐离开。

        突然屋外响起巨大倒塌声,几人连忙出去,见亦休和妙嫣在半空中正战得激烈。

        妙嫣一身喜服尚未脱下,双目赤红,艳若厉鬼。下手狠毒,招招致命。而亦休手中握着法杖,神情愠怒,左右躲闪,处处退让。

        “妖女,莫要太过分,当心贫僧收了你!”

        “要收我?再回去修炼个一百年吧!”妙嫣美目喷火。

        沈漠和江流同时跃起,一人拦住一个。

        江小司着急的上前插在二人中间。

        “大师,妙嫣行事有些冲动,但是从不作恶,如果有对不起你的地方我代她给你陪不是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对不起他?”妙嫣指着亦休大怒,“是他对不起我!我等了他八百年!上天入地到处找他!难怪怎么都找不到,竟然是躲到庙里去做了和尚!”

        亦休深吸一口气,耐心解释道:“施主,就算你说的是真的,那也是几百年前的事,早就过去,贫僧如今法号亦休,不是你口中的那个人。劝施主还是看开些,莫再执着?!?br />
        妙嫣又要动怒,江小司从后面使劲抱住她的腰:“妙嫣,他现在是和尚,以前的事早就不记得了,你和他说再多也没用啊?!?br />
        妙嫣冷静下来,双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。

        “好,你等着,上天入地,我必找来忆魂丹让你想起前程往事。无论如何,我要你给我一个交代!”

        妙嫣负气直飞云霄,将天穿了个洞般很快消失不见了。

    上一页 《脱骨香》 后三直选玩法
    后三直选玩法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,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,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,请联系删除 - kikitree#liv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