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从大数据看铁路春运之“变” 2018-03-26
  • 安心亚演绎新歌性感火热 台下游戏宅十分冷静 2018-03-26
  • 易达销售出库单打印软件绿色版 2018-03-26
  • 【老外谈】中国是G20舞台上的领导者 2018-03-26
  • 联合国国际贸易中心:将组织中小企业参展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2018-03-26
  • 陜西2018年將精心打造31個旅遊文化名鎮 2018-03-26
  • 开江县委第二巡察组进驻县人民法院开展巡察工作 2018-03-26
  • 我用几个星期的时间减肥了好多。 2018-03-26
  • 这就是小米MIX2s外形和配置?参数如此彪悍 2018-03-26
  • 射精功能障碍的症状类型 2018-03-26
  • 激情燃烧的岁月 五十年回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知青们 2018-03-26
  • 5个民族5种风格,竟然混搭出这么好听的旋律! 2018-03-26
  • 东湖烟草扎实开展内部网站自查工作 2018-03-26
  • 特朗普提名中情局局长蓬佩奥接任国务卿一职 2018-03-26
  • 重生军营:军少,别乱来全文免费阅读 2018-03-26
  • 所有作家----华人作家----外国作家----校园作家----言情作家(网络)----武侠作家----网络作家----推理作家----科幻作家----恐怖灵异作家----韩国作家
      后三直选玩法->《脱骨香》->正文

    第54章 误会和喜欢

    后三直选玩法 dfc.bdzq32.com     鱼水心一面继续吃饭一面笑道:“你这学生真有意思?!?br />
        沈漠不搭话,只是挑了些瘦肉夹到她碗里,鱼水心是不折不扣的肉食动物,葱叶辣椒什么的全被她捡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“还是这么挑食?!?br />
        鱼水心心头一暖,很想握住沈漠的手,却只是指尖微微动了动。

        “对不起,当年那事发生以后,我就躲到了国外,留你一个人抚养照顾蔻丹一定很辛苦吧?!?br />
        鱼水心脸上有淡淡的悲哀和愧疚。她专注的望着沈漠,仿佛这样就能知道这些年他到底过的好不好。

        而比起以前他的变化的确很大,更成熟了,目光转而深邃,不再那般气势冷厉、咄咄逼人,轮廓和嘴角不知何时也有了柔和的曲线。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切么,哪怕固执如沈漠?时间真的能淡化一切么,哪怕最爱的人死在面前,眼睁睁看着却无能为力?

        “还好?!鄙蚰鬼?,很认真的吃饭。

        “蔻丹怎么样了?”

        “老样子,很努力,不用我操心。不过年纪轻轻,日子过得比我还单调,除了捉鬼喝酒,没有别的兴趣爱好,模样每天都在换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可怜她那时还只是个孩子?!庇闼淖笥一饭?,到处都是伤神香的味道,“你呢,怎么样?”

        沈漠却只是道:“你跟家人在国外好好的,回来做什么?”

        提到这个,鱼水心脸一沉:“回来做什么?要不是别人跟我讲,你在到处调查梅辛的事,他又重新回来的消息,你是不是打算永远不跟我说?”

        “过去的已经过去了,你还想这么多干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想那么多?那我问你,你每日燃这伤神香,念念不忘又是做什么?”

        沈漠摇头,手微微紧握,声音低沉而压抑:“不是不忘,是不能忘?!?br />
        鱼水心猛的站起来一拍桌子:“沈漠!仇不是你一个人的!”

        沈漠面无表情,又夹了快红烧肉放她碗里。

        鱼水心像被抽光了力气一样陡然落回椅子上,伸手撑住了额头。

        “沈漠,这些年,我依然经?;崦蔚缴蛄?,他一身都是血,然后浑身燃着火抱着我,烧得我骨头都痛了。我好恨,恨亲手杀梅辛的人不是我,如今他既然卷土重来,什么都不能阻止我报仇!”

        沈漠正要开口说话,却见门嘭的突然开了,以为是江小司去而复返,没想到却是一个陌生的女子站在那里。

        “水心姐……”沈蔻丹激动而喜悦的望着鱼水心。

        鱼水心惊讶的转头看着沈漠,沈漠点点头。

        “蔻丹?”

        未待她回过神来,沈蔻丹已开心的抱住了她。

        三人一边吃饭一边聊着近况,关于梅辛的事绝口不提,气氛还算不错。

    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?本来还特意让你叔不跟你说,到时候去找你给你个惊喜的?!庇闼目醋叛矍安辉偈切『⒌纳蜣⒌?,心头感慨万千。

        “江小司打电话跟我说的?!?br />
        沈漠筷子顿了顿,不说话。鱼水心瞟他一眼笑道:“就是刚刚来吃饭的那个沈漠的学生是吧?”

        沈蔻丹点头,看看桌上多的一个碗:“小司刚走?”

        “是啊,听见我说和沈漠以前订过娃娃亲,就垂头丧气的走了。真是小孩子啊,什么都写在脸上,也不听完我说下一句?!?br />
        沈蔻丹能想象江小司当时受打击的模样,不由低头笑了起来。小司就是太单纯了,经常一逗就炸毛,张牙舞爪的和她打闹成一团,沈蔻丹时常拿沈漠的事调侃她,她也不害羞,大言不惭的要当她三婶。

        而再观沈漠的态度,却又有点奇怪。沈蔻丹几次试探,沈漠都打太极一样糊弄过去。沈蔻丹其实觉得沈漠还是有点喜欢小司的,因为长那么大,她从没见他对一个外人这么好这么关心过。

        但是江小司毕竟是僵尸,再不长大,就要穿帮了。江流说她一息未灭、人气尚存,所以半人半尸,这两年他们二人查遍了所有典籍,配治了各种药方,还几下古墓,搜寻宝物,就是想找到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江小司恢复正常。

        当然这些江流都没有跟江小司说过,江小司只知道江流不喜欢她跟沈漠在一起,所以在家都尽量少有提。却不知道她这个老爸其实暗地里,一直在为她操心劳力吧。

        越相处,沈蔻丹就越觉得江流人好,她努力抗拒过心理潜滋暗长的感情。后来也就顺其自然了,但是仍然不敢更进一步,凡人的寿命有限,有他作为朋友陪伴着走过短暂一生,离开的时候,才不会有不甘有埋怨。且不说她如何,江流已经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人死过一回了。

        吃完饭,沈蔻丹帮忙在厨房刷碗,沈漠不知何时走了进来。

        “你在和江流谈恋爱?”

        沈蔻丹吓的差点没把手里的盘子摔了。她还记得读书时,她和蔻青回家路上总被一男同学跟踪,沈漠知道放了几只鬼去夜夜缠着人家,把小孩吓得大病一场。碰上歹徒什么的,绝对被他打断狗腿,若是妖魔鬼怪更加遭殃。

        沈漠对人一向冷淡,但是沈蔻丹清楚他有多护短。他不善交际,没什么朋友,家人对他而言就是最重要的。

        知道沈漠不喜欢江流,沈蔻丹赶忙摇头否认。

        沈漠微颔首,像是在斟酌什么,最终道:“我和水心的事,不要跟江小司解释什么?!?br />
        “???”沈蔻丹没反应过来。

        沈漠没有再重复,转身去院子里浇花去了。

        沈蔻丹拧起眉头,想了好半天才明白沈漠是什么意思,心头吃惊不小。

        叔是想让小司误会他和水心姐之间有什么么?沈蔻丹笑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这其实是个好消息啊?;蛐砩蚰约憾济灰馐兜?,他这样做有多刻意。他已经连直接拒绝江小司的勇气都没有了?要靠这种方式?

        叔真的喜欢上江小司了?她以前觉得不可能,现在总结这几年叔只要面对江小司就会出现的异常举动,越想越开始觉得有希望。原来三叔是个恋童癖??!

        鱼水心站在厨房门边看着自顾捂嘴偷笑的沈蔻丹,再转头看看院子里的沈漠,发现自己早已经脱离他们的生活太远了。

        “江小司?”她微微扬起嘴角。

        江小司无精打采的上完下午的课,圆珠笔都被她咬坏了几只。打沈蔻丹电话依旧无法接通,没想到回到店里,沈蔻丹正和雨晨还有迪凡三个人在玩斗地主。

        这场面贼诡异了,一个道士、一个僵尸、一个吸血鬼玩扑克……

        江小司嗷呜一声,抛开情敌出现的不开心,也兴奋的加入战斗。

        打完牌,江流今天忙还没回来,雨晨就去下厨。迪凡三天两头往脱骨香跑,俨然成为了成人用品售货员2号。和雨晨呆在一起的时间多了,感情好像越来越好,这不又跑厨房打下手去了。

        沈蔻丹笑:“他们两个倒是登对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雨晨等老爸太久了,一份感情一直没有回应,僵尸也是会累会心死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能想开就好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她有段时间误会你和老爸在谈恋爱,她好不容易混进老爸在的医院做护士,结果发现你在那里做清洁工,以为你也喜欢老爸,就回来大哭了一场,说她一个僵尸,怎么抢得过道士,说你欺负人?!?br />
        沈蔻丹笑的咳嗽起来:“我是去抓鬼的好不好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你到底喜欢不喜欢我老爸嘛?”

        “喜欢啊?!?br />
        江小司促狭的笑:“要不要我帮你牵红线?”

        “前提是赶快告诉你我叔和水心姐是怎么回事对吧?”

        江小司插腰笑:“答对了!我郁闷了一下午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其实小司,你看迪凡就知道,喜欢是可以改变的,只有把心掏给爱你、值得你付出的那个人,才能幸福。你和我叔,有太多无法越过的沟壑,我虽然支持你们,但总隐隐有不祥的预感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喜欢导师是不会变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不是光有喜欢就可以。水心姐以前也喜欢三叔,可是后来喜欢上我二叔。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退了婚。她应该也明白,谁是真正能给她幸福的人?!?br />
        江小司震住了:“那导师当时岂不是很受伤?”

        沈蔻丹摇摇头:“不清楚,叔什么也没说?!被蛐硎茄垢屯擞型尥耷渍饣厥掳?,沈蔻丹叹气。

        江小司心疼了:“导师好可怜?!?br />
        沈蔻丹在心里翻白眼,可怜个鬼啊,他说不定心里偷着乐呢。

        “那这次水心姐回来,是不是因为对导师死灰复燃???”

        “相当有可能?!鄙蜣⒌び昧Φ阃?,叔啊,我可是把你要我传达的带到了,成功的让小司同学误会了??墒且晕獾阈≌习湍苋盟讯??错,大错特错!她只会越挫越勇,叔,你就等着哭吧!

        沈蔻丹发现自己越来越腹黑了。

        果然江小司很快开始将工作重心从学业又重新转回到沈漠身上来。沈漠躺在床上,看到江小司发来的一大堆对着镜头搔首弄姿的自拍彩信,实在是哭笑不得。按了半天删除键却终究没按下去,干脆关机睡觉

        周日早晨,难得清闲,江小司和江流二人在店里下跳棋。突然有人推门而入,随风带入一股熟悉的香气。江小司一闻见这香气就有不好的预感,猛的抬头,却见来人竟然是林强和小唐。

        “林队、小唐,难得你们有时间过来?公事还是私事?吃早饭没有?”江小司说到私事时朝着橱窗里的成人用品挤挤眼睛,小唐脸顿时涨得通红。他脸皮薄,就算偶尔开车来叫江小司出去玩或者吃饭什么的,都只在门口,不好意思进来。

        林强跟江流微微点头打过招呼,扫一眼店内的货品道,“有个案子需要你们协助调查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案子?不是一向是导师帮忙调查的么?”近两年江小司太忙,跟着他们一块查案的时间大大减少了。

        “不是,是名叫苏碧的女子,似乎服用过什么药物,尸体散发异香,死的蹊跷离奇,沈教授验尸说是脱骨香,所以来请你们回去协助调查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她又死了?”江小司震住了,“她前段日子不是还让人送了钱过来,说已经回家了么?”

        小唐纳闷的挠头,什么叫又死了?

    上一页 《脱骨香》 后三直选玩法
    后三直选玩法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,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,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,请联系删除 - kikitree#liv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