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从大数据看铁路春运之“变” 2018-03-26
  • 安心亚演绎新歌性感火热 台下游戏宅十分冷静 2018-03-26
  • 易达销售出库单打印软件绿色版 2018-03-26
  • 【老外谈】中国是G20舞台上的领导者 2018-03-26
  • 联合国国际贸易中心:将组织中小企业参展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2018-03-26
  • 陜西2018年將精心打造31個旅遊文化名鎮 2018-03-26
  • 开江县委第二巡察组进驻县人民法院开展巡察工作 2018-03-26
  • 我用几个星期的时间减肥了好多。 2018-03-26
  • 这就是小米MIX2s外形和配置?参数如此彪悍 2018-03-26
  • 射精功能障碍的症状类型 2018-03-26
  • 激情燃烧的岁月 五十年回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知青们 2018-03-26
  • 5个民族5种风格,竟然混搭出这么好听的旋律! 2018-03-26
  • 东湖烟草扎实开展内部网站自查工作 2018-03-26
  • 特朗普提名中情局局长蓬佩奥接任国务卿一职 2018-03-26
  • 重生军营:军少,别乱来全文免费阅读 2018-03-26
  • 所有作家----华人作家----外国作家----校园作家----言情作家(网络)----武侠作家----网络作家----推理作家----科幻作家----恐怖灵异作家----韩国作家
      后三直选玩法->《脱骨香》->正文

    第57章 拒绝

    后三直选玩法 dfc.bdzq32.com     不论付云开如何悔不当初都已经于事无补,几人从医院里出来,小唐好奇的问沈漠:“沈教授,你是怎么确定淹死苏碧的不是苏红而是付云开的?”

        沈漠看了江小司一眼,她今天的情绪似乎格外低落,是因为对苏碧的死感到愧疚么?

        “我只是常理推断,付云开本来就有最大的嫌疑,没有目击者,也没提供任何证词,一般人至亲被杀除了悲伤之外,定然还有愤慨,像苏红那种要我们赶快找出凶手的反应才是正常的。当然也不排除付云开悲伤过度,可是他从头到尾只会叫苏碧的名字,还有说‘不要离开我’之类的话,这是情杀后情绪失常的典型表现。只是没想到付云开居然因为这种无端的猜测而杀死苏碧,或许嫉妒和占有欲不是主要原因。他外表看起来很成功,但骨子里很软弱,这些年苏碧恐怕是他的全部的精神支柱,苏碧要走,他就垮掉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江小司低头一边走一边听沈漠分析案情,她喜欢陪在他身边跟他一起查案,也喜欢听他站在讲台上讲课,因为只有这两个时候,他会说很多话,没有那么冷漠。

        多年来,在江流的呵护和溺爱下,她基本上没有什么是想要而不能如愿的?;蛐硎钦獾阍斐闪怂拿つ坷止酆妥孕?,总觉得时间多得是,沈漠对她又很特别,他们两个人不可能不在一起。她等待千年没有长大,就是为了和沈漠的这场相遇。他怎么能不和她在一起?

        可是苏碧的尸体,就冰冷的躺在那里,横在她与沈漠之间。江小司从未如此的厌恶自己的非人身份。

        小唐跟江流说着感谢,开车送几人回去,林强留在医院进一步调查。车内江小司看着身旁的沈漠,沈漠则目光直视前方。连小唐都感觉到了气氛有些奇怪,江流自然也察觉到了,微微皱起眉头。

        这时候沈漠电话响了,铃声是江小司学电话响的叮铃铃声,有次她专门抢来录的,因为太过分的铃声沈漠肯定会换,就算不晓得怎么换也会找别人帮忙换,所以她干脆中规中矩的学电话叫,还真有几分相像,沈漠居然容忍了两年之久。

        小唐强忍住笑意,竖起耳朵听沈漠讲电话。这两年他的“恐机症”已经好多了。

        “哪里?”

        “好?!?br />
        不过依然简短迅速无比,说了三个字,就挂断了电话,根本什么都没听出来,小唐叹气。

        “不回学校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沈漠让小唐调头,报了个法国餐厅的名字,正好在脱骨香酒吧街附近。

        “约了人么?”江小司问。

        沈漠轻轻嗯了一声算是回答,轻抿的薄唇动也未动一下。

        到了之后,沈漠刚下车,后面就停下一辆出租车。下来的果然是鱼水心,巧笑嫣然的走到沈漠面前,很自然的挽住了他的手,二人一道往餐厅里走去。

        江小司第一次发现东方味十足的沈漠,跟身姿绰约的鱼水心站在一起,举手投足竟然也可以自然散发一股贵族般的时尚优雅。

        “那是沈教授的女朋友?”小唐惊奇的张大嘴巴,满脸不可置信。

        江小司看着二人越走越远,消失在餐厅门口,那背影简直登对到了极点,她突然有点迷茫了。沈漠明知道她喜欢他,在自己面前毫不回避,是因为自己的感受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么?

        鱼水心刚回来,直接住沈漠家里,两个应该是去吃晚饭的。不过她知道沈漠一向不喜欢吃西餐。她很羡慕鱼水心,羡慕她了解沈漠的过去,而她遇见沈漠太晚了,其实对他也并没有什么深入的了解。她也羡慕她能那样肆无忌惮的挽着他的手,她已经很久连沈漠的一根头发都没碰过了,这两年她总感觉自己原本自由的心被拘禁在了一个小盒子里。她本以为拿到毕业证书就像拿到了钥匙,可是看来事实并不是这样。

        路上江流不时担心的看着江小司,见她神色正常,还在跟小唐聊苏碧的案子,也就没说什么?;厝ブ蠼∷究夹薷穆畚牟莞?,第二天也没去上课,连续在电脑前面熬了三个通宵,把毕业论文写完了。

        然后她手提大箱子直奔校长室行贿,要求提前颁发毕业证。校长又是流口水又是为难,和蔼的一手拍着她的头,一手抚摸着箱子里的古董花瓶道:“急什么啊,只剩几个月了,难道证书还会跑了不成?”

        “证书不会跑,可是导师会跑啊?!苯∷纠判3ひ囊滦涫咕⒁“∫?。

        “好好好,我想想办法……”校长只管盯着花瓶,根本没听见她在说什么,“但是小司啊,毕业证啥的先发你,课你偶尔还是要来上啊,不然你导师又要来和我吼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知道了,那我就算正式毕业了对吧?”

        “绰绰有余,这两年这么努力,还帮我写那么多学术论文,真是争气啊,你接下来是要考研还是干什么???”

        “结婚!”

        “???”校长以为自己幻听了。

        江小司已经拔腿往外跑:“这周帮我把手续办好啊,十万火急,明天我穿学士服来跟你合影,你帮我拨帽穗……”

        看着江小司开心的背影,校长无奈摇头:“傻丫头,毕业证啊,怎么可能等于结婚证?!?br />
        江小司提前毕业了,手续虽然繁琐,但是某人一手遮天还是以各种理由办好了。江小司大早上捧着毕业证学位证直奔沈漠家。虽然有钥匙,还是很有礼貌的敲了半天门,可是没有人应她。

        不可能不在家啊。她掏出钥匙打算开门进去等沈漠回来。不知道这个对他来说是惊喜还是噩耗呢?江小司想象他脸上的表情。

        刚要开门,没想到门就开了,沈漠衣着头发凌乱,眼里有血丝,应该是刚从床上爬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导师!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沈漠堵在门边看来不打算放她进去。

        “我毕业了!”江小司兴奋的举起学位证。

        沈漠看也没看,只是淡淡说:“知道了?!本鸵孛?。

        江小司连忙伸手臂进去挡住。

        “你不开心么?我毕业了呢!”

        沈漠不耐烦的看她一眼,难道她以为提前毕业就不用走流程不用批论文导师会不知道么?没有他允许,就是那个老头子也发不了她毕业证。

        “回去准备毕业答辩?!鄙蚰?,她想提前可以,证书只是个形式,但是水他是不会放的。

        江小司见他又要关门,一低头从他腋下钻了进去。

        客厅里有些凌乱,昨夜的饭菜还在桌上没有收拾,地上躺几个啤酒瓶子。

        “你喝酒了?不是不能喝酒么?”

        沈漠懒得解释,转身去收拾桌子。

        江小司却突然从后面抱住他的腰,把他吓一大跳。

        “你为什么总是不肯好好和我说话,我有那么惹人厌么?”

        许久没这样近的感受过江小司的温度,沈漠身子竟微微有些僵直,想了半天,不知道说什么好,只是带些斥责的喊道:“江小司,放开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我已经毕业了,你答应我的?”

        “我什么都没答应过你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说我可以有机会……”

        没等江小司说完沈漠就冷冷打断:“可是我拒绝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没有为什么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是因为水心姐……”江小司紧紧搂住沈漠的腰,脸贴在他背上,仿佛能听到他的心跳,他的真心。

        “不关她的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你留我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那短信不是我发的?!鄙蚰嫖薇砬?,“是陈安元发的?!?br />
        江小司仿佛被烫了一般放开沈漠,退了一步。沈漠转过身子看着她,她才发现自己好矮,还是好矮,今天穿的平底鞋,跟两年前一点都没变过。

        她突然不知道说什么,沈漠的脸太平静了。她没法想象,这样让她伤心的话,他就这么平淡的说出来。江小司突然发现自己或许错了,或许这么久以来她看到的都是假象,她一直活在自欺欺人的幻想当中。例如沈漠偶尔让她沦陷的温柔,莫名其妙的吻,和虚假的挽留。

        她没有觉得想哭,或者悲痛欲绝,只是突然感到很难堪。她又不是傻子,沈漠近来对她的态度,还有鱼水心的出现,她拿着毕业证来问他要一个结果,对这样的答案不是没有准备的。她只是觉得与其等几个月日日不心安,还不如早死早超生。

        她是江小司,喜欢的她就会争取,很努力,但是不代表不会放手或认输,但是绝对不会傻傻等待的。

        可是沈漠说着那样不冷不热的话,让她做的一切都没意义了。她难堪,因为觉得自己像个笑话。

    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        江小司手紧紧拽住自己的衣襟,想再拿出点勇气,可是这时候楼上沈漠的卧室门打开,鱼水心裹着浴巾走了出来,撑着栏杆俯视着他们二人,一头长发湿哒哒滴着水,刚好滴到江小司的脸颊上。

        “还没说完呢?沈漠,我饿了,我今天要吃饺子!小司你也留下吃?”

        江小司没想到自己还有力气回答她的话:“不吃了,谢谢,我刚吃了包子?!?br />
        她伸手擦掉脸上的水滴,大步往外走,觉得眼部肌肉坚持的很酸很累。

        外面一阵风吹来,她忍不住打个冷战。走出校门突然想起证书啥的全忘沈漠家里了。不过无所谓了,那个东西对她已经没意义了。她拼了命努力两年以为拿到通行证,结果是死亡判决书。

        回到脱骨香,雨晨和迪凡正在翻红线,两人手相互交叉,不时抬头相视而笑,江小司觉得很美好。她去厨房给他们两个榨了两杯果汁,给自己倒了一杯很浓的血浆,她一面喝一面感觉牙慢慢变长,她想念沈漠的RH的香味,她曾以为僵尸身份会成为他们俩之间最大的阻碍,原来她错了。不管她是什么,沈漠都不喜欢她。

        她其实不是那么轻易放弃的人,但是一时之间又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。关于沈漠昨晚和鱼水心有了些什么,又或者其实一直有什么,她连介意的资格都没有。她本来就出现的晚,或者是作为一个第三者介入其中的?

        感觉胃里翻江倒海,她趴马桶上又把喝的血全吐了出来,感觉满头都是汗,虚脱了一样。老爸快回来了,她在外人面前还挺得住,可是面对老爸,肯定会哭出来。

        围上厚厚的羊毛披肩,把自己包裹得严严的,然后出去了。

        傍晚时分酒吧街很热闹,江小司沿着河堤慢慢的走,路灯一盏接一盏的亮了起来。已经是春天了,岸边杨柳嫩嫩绿的在风里荡着。

        她只是一个劲的走,也不觉得累,不知不觉已经凌晨三四点了,路上一个人都没有。突然发现周围景物有点熟悉,仔细一看,才发现原来是那个平安夜,她失恋了,沈漠把她捡回家的地方。

        她顿时就没有了力气,靠着路灯慢慢坐下?;蛐硎撬俣?,现在心绞痛的感觉才一阵阵袭来?;匾浜蜕蚰谝黄鸬娜兆?,她很开心。她只是不懂,沈漠既然不喜欢她,当初为什么还要对她这么好?

        抱住腿,小声抽泣起来。这次失恋,可比那次让她难受多了,而且也不会有人来把她捡回家。正想着,突然感觉身边有人。抬起头,就看见一根棉花糖悬在半空中,慢慢飞到她的面前。

    上一页 《脱骨香》 后三直选玩法
    后三直选玩法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,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,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,请联系删除 - kikitree#liv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