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从大数据看铁路春运之“变” 2018-03-26
  • 安心亚演绎新歌性感火热 台下游戏宅十分冷静 2018-03-26
  • 易达销售出库单打印软件绿色版 2018-03-26
  • 【老外谈】中国是G20舞台上的领导者 2018-03-26
  • 联合国国际贸易中心:将组织中小企业参展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2018-03-26
  • 陜西2018年將精心打造31個旅遊文化名鎮 2018-03-26
  • 开江县委第二巡察组进驻县人民法院开展巡察工作 2018-03-26
  • 我用几个星期的时间减肥了好多。 2018-03-26
  • 这就是小米MIX2s外形和配置?参数如此彪悍 2018-03-26
  • 射精功能障碍的症状类型 2018-03-26
  • 激情燃烧的岁月 五十年回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知青们 2018-03-26
  • 5个民族5种风格,竟然混搭出这么好听的旋律! 2018-03-26
  • 东湖烟草扎实开展内部网站自查工作 2018-03-26
  • 特朗普提名中情局局长蓬佩奥接任国务卿一职 2018-03-26
  • 重生军营:军少,别乱来全文免费阅读 2018-03-26
  • 后三直选玩法 | 国内作家 | 港台海外 | 外国文学 | 青春校园 | 都市 | 韩流 | 影视 | 历史军事 | 古代文学 | 短篇 | 读书评论 | 最新资讯 | 更新
    网络原创 | 言情 | 玄幻奇幻 | 科幻 | 恐怖灵异 | 仙侠修真 | 武侠 | 侦探推理 | 官场小说 | 鬼故事 | 盗墓小说 | 传记纪实 | 作家列表
      位置:后三直选玩法->vivibear->《寻找前世之流年转》->正文

    第一卷 罗马风云 被逼婚的飞鸟

    后三直选玩法 dfc.bdzq32.com   兰叶春葳蕤,桂花秋皎洁。

      仿佛是一夜之间,在中国南方某城,那些金色,银色的桂花像是约好了似的,在人们不经意间绽放枝头,簇拥散发着沁人的芬芳。秋风徐来,那馥郁的芳香,夹杂着丝丝甜蜜,细细密密的弥漫在城市里,仿佛连空气里都带了一股幽幽的甜香味。

      顺着香味一直往前走,经过一片绿色的竹林,再往左拐,就能看见一座二层楼的中式建筑,黑瓦红墙,雕花围栏,正中的牌匾上写着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:前世今生。

      前世今生,这是一座茶馆的名字,也是我除了城堡之外,最为熟悉的地方。几乎每年,妈妈都会带我回这里探望飞鸟叔叔。

      “妈妈,这里和去年相比,一点也没变呢?!蔽易?,却发现妈妈正望着那几个大字发呆。刚想叫她,却看见她又抬头望向了天空,复杂的目光似乎穿透了层层白云,落在那遥不可及的天际。

      “妈妈?你在想什么?是在想老爸吗?放心啦,他晚上一定会出现的?!蔽倚溥涞陌咽衷谒矍盎瘟嘶?。老爸是夜间出动的生物嘛,这点我在很小的时候就习惯了。

      她似乎一下回过神来,笑了笑道,“没什么?!?br />
      茶馆前的几株银桂开得正好,在阳光下尽情释放着淡雅的美丽。不过,让我们感到奇怪的是,本该热热闹闹的茶馆,看起来却好像一片冷清。我往前走了几步,这才看清茶馆的大门紧闭。

      “咦?飞鸟怎么没有开门做生意?”老妈一脸惊讶。她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符咒,“看来要用式神找他了?!?br />
      “不用,不用,”我嘻嘻一笑,从怀里掏出了一件东西,“用什么法术,打个手机不就好了!”拜托,这里又不是古代……动不动用式神……

      就在这个时候,门嘎吱一声开了。

      一位金发蓝眸的男子探出了半个脑袋,在看到我们的一刹那,他顿时愣了愣,随之涌上来的是欣喜万分的神情。

      “小晚!”随着一阵清新的柑橘味袭来,他已经一个箭步冲了出来,紧紧抱住了我,还重重的在我脸上亲了好几口,“我的好孩子,你来看我了!我可想死你了!”

      “飞鸟叔叔,我已经不小了?!蔽矣裘频牟亮瞬亮?,真是的,亲的人家脸上都是口水。从小到大,每次见到他,我的脸都被会他的口水蹂躏。

      他用力的揉着我的脸,大笑道,“什么不小了,你在我眼里,永远都是那个拖着口水的小鬼!”

      喂……那是陈年旧事了好不好……而且,我的形象有那么糟糕嘛……一想到自己拖着口水的样子,呃……连我自己都要鄙视自己……

      “看你们那么亲热,我可要吃醋了?!崩下柙谝慌脏倨鹆俗?,“现在飞鸟的眼里只有小晚了?!?br />
      我一脸黑线,老妈,你几岁了啊……

      飞鸟哈哈一笑,松开了我,随手在老妈的额上戳了戳,“小隐,你居然和你的女儿吃醋,呵呵,可想而知,撒那特思的日子一定不好过啊?!?br />
      “你就别说我了,你呢?现在还没固定的女朋友吗?”妈妈调侃的笑着,“对了,为什么不开店门?”

      听到这句话,飞鸟的脸色有些古怪,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,吞吞吐吐道,“我在躲一个女人?!?br />
      “躲女人?你居然也会躲女人?”老妈更是惊讶。

      “确切的说,是在躲一个女孩。唉,说来话长,我从来没见过这么难缠的女孩,怎么甩都甩不掉,只好关门躲她几天?!狈赡衤冻隽宋蘅赡魏蔚谋砬?。

      “哈,好想见识一下是怎么样的女人能让你苦恼,”老妈幸灾乐祸的笑着,“这个女人是何方神圣?神仙?妖怪?精灵?”

      “什么也不是,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,”飞鸟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,“自从上次来喝茶后,就一直缠着我,死活要嫁给我……”

      “什么?高中生,那不是和小晚差不多大,啊啊,你可不要老牛吃嫩草啊?!崩下柘仁蔷?,接着又没心没肺的大笑起来?!肮?,一个高中生居然让你这么头疼……简,简直不能想像……反正你也是单身,干脆就从了她吧。你也不吃亏……”

      “小隐,你还笑,我虽然花心,可是对小孩子一点兴趣也没有啊?!狈赡裼裘频娜嗔巳嘧约旱奶粞?。

      飞鸟虽然已经年过不惑,可是风度翩翩,气质迷人,保养的又好,怎么看都是一位成熟的外国帅大叔。也难怪有高中生迷上他了——

      夜幕降临的时候,前世今生茶馆又开始重新营业了。妈妈熟练的擦洗着茶具,兴高采烈的和飞鸟聊着天。对于他们聊的话题我没什么兴趣,现在,我对飞鸟刚买的最新型手机比较有兴趣。

      飞鸟顺手冲泡了一杯茶,“小隐,来尝尝今年的新茶吧,我特意为你留的?!?br />
      妈妈接过茶,望着那些在沸水中翻腾的碧绿色茶叶,脸上露出了一抹惆怅的神色,低声道,“这也是——他最喜欢喝的?!敝皇悄敲匆凰?,她立刻又恢复了笑容,“对了,再过几天就是小晚的十八岁生日了,正好在这里给她庆祝?!?br />
      “小隐,小晚她……”飞鸟仿佛想问什么,却又没有说下去。

      妈妈好像知道他会问什么,笑道,“飞鸟,你就放心吧,看来她多半是继承了我们人类的血统。你看她既不怕阳光,也不吸食血液,和普通人类也没什么分别啊?!?br />
      飞鸟脸上的神情却并未释然,“这样就最好了?!彼戳丝次?,又轻声对妈妈道,”不知为什么,我有一种师父就在我们身边的感觉?!?br />
      “怎么可能?”妈妈惊讶异常,一脸的不可置信。

      “小隐……”飞鸟迟疑了一下,“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和你说,其实,在小晚出生的那天,我见过师父?!?br />
      “什么?”妈妈脸色一变,手中的杯子砰的一声摔到了地上。

  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    “小隐,你没事吧!”飞鸟急忙查看她的手有没有被烫伤。我也吓得把手机一放,连忙冲到了她的面前,只见她的小手指被烫到了一点。

      啊,妈妈,你别动,我替你把红肿消掉?!蔽医址旁谒氖种干?,口中念起了咒语。

      妈妈丝毫没有感觉到痛意,只是神情激动起来,猛的甩开了我的手,喃喃道,“为什么,为什么师父不让我见一面!为什么!我,我多么想再见师父一面,只是一面就好……师父……为什么不让我见一面……为什么……”

      “小晚,你去拿下扫帚好吗?”飞鸟明显想把我支开。

      我点了点头,跑出门外拿了扫帚就冲了回来,不过我没有急着走进去,只是将耳朵贴在门边偷听。大人们啊,总是这样,难道还有什么秘密瞒着我不成?

      “小隐,师父他虽然高高在上,但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……还记得小晚出生时的异常状况吗?”

      “我当然记得?!?br />
      “也是因为这个,师父才和我见了一面?!?br />
      “可是后来一切不都恢复正常了?”

      “……是,所以,师父就回去了?!?br />
      “飞鸟,我怎么觉得你还有什么瞒着我?”

      “没,没了?!?br />
      他们所说的师父,我也听妈妈提过,好像是个十分厉害的人物。原来我出生时还有异常情况,不知是怎样的情况呢?怎么都没听爸妈提过?

      “扫帚拿来了!”我笑咪咪的提着扫帚走了进去。房间里忽然一下子安静下来,只有一阵若有若无的清风飘了进来,夹带着淡淡的桂花甜香。

      飞鸟的眉微微皱了起来,像是察觉到了不好的预感?!敝沼谡业侥懔?!“一个清脆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,只见帘子被掀动,一个红衣如火的少女一股风似的钻了进来。

      不用说,这位一定是让飞鸟烦恼的女孩了。

      果然是个很年轻的女孩,看上去和我差不多大,她有着一头漂亮的黑色长发,一双又大又清澈的眼睛灵动过人,仿佛整个天空都映照在她眼里。

      “你为什么一直躲着我,说话??!”女孩上前就拉住了飞鸟的衣袖?!安灰焕砦?,小飞!”

      她的话音刚落,我就看到飞鸟一头黑线。

      小飞?我抽动了一下嘴角,转过头去,正好看到老妈和我做着同样的表情。难不成,这个小飞是指——飞鸟?

      我俩面面相觑,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大笑起来。

      那女孩这才留意到我们的存在,疑惑的问道,”她们是谁?”

      我转了转眼珠,看了看飞鸟,又看了看老妈,忽然脑中灵光一现。

      “她们是——”飞鸟正想回答,就被我的声音打断了。

      “老爸!”我娇滴滴的唤了一声。

      房间的几人顿时石化,飞鸟也是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我。

      我干脆挽起了飞鸟的手,撒娇似的说道,“老爸,我好饿,快点做饭给我和老妈吃啊?!?br />
      飞鸟终于反应过来,连连点头,“好好,我这就去做饭!”

      那女孩在震惊了片刻,才缓缓吐出了几个字,“小飞,你已经结婚了?连女儿都有了?”

      “何止啊,”我挑衅的瞥了她一眼,“知不知道,我还有一大群兄弟姐妹没来呢?!币槐咚底?,我还一边掰起了手指,“大哥,二哥,三弟,五妹……”

      那女孩愣愣地盯着我,忽然又抓住了飞鸟的手,“那也没关系,我不在乎!”

      啊……这下轮到我吃惊了。

      看来,我低估了飞鸟的魅力哦。

      “小希,不要胡闹了,你看,我的女儿都有你这么大了,我和你是不可能的。你再这样纠缠下去也是没有结果的?!狈赡衤冻隽艘凰坎荒头?。

      那个叫作小希的女孩像是没有听到,只是一个劲的摇着头,“我不管,我不管,我喜欢你,我好喜欢你!”

      “小希,你听我说,我比你大了这么多,现在你也许并不觉得,可是十年后,二十年后呢,到了那个时候,你还年轻漂亮,我已经满头白发了,那时,你还会继续喜欢我吗?只怕连多看我一眼都不愿意了吧。就算你不介意,我也会介意啊,”飞鸟的神情出乎意料的认真,海蓝色的眼眸内涌动着淡淡的光泽。

      “我不介意,你不会老的,你才不会变成老头呢!”她不依不饶的狡辩着。

      “傻孩子,我又不是神仙,只要是人类,都会变老的?!狈赡窈眯Φ呐牧伺乃哪源??!焙昧?,已经很晚了,我们也要休息了,你也快点回去吧?!拔也皇被睦鹆诵∠5氖?,连拖带拉得将她拽了出去,到门外时还不忘朝飞鸟做了个鬼脸,正想也对老妈做个鬼脸,却意外的发现了她脸上的表情却是说不出的古怪。

      月色细碎,如水银般片片洒下,在茶馆外寂静的路面上勾勒出层层叠叠的树影。目送她拐进了巷子,我正打算回去,却听见从她的方向传来一声低低的惨呼。

      我心里一惊,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了巷子里,眼前的一幕让我倒抽了一口冷气。

      小希已经倒在了地上,在她的前方,是一具没有生气的女性尸体,尸体好像才死了不久,眼睛还大大睁着,最令人触目惊心的是尸体脖颈上的一处深深的咬痕,此时,一位年轻男子正低头吸食着从那里流出的鲜血。

      那男人仿佛听到了动静,微微侧过了头,月亮不时何时躲进了云彩里,黯淡的光线在他的脸上汇聚成一片阴影,唯有两只长长的尖牙闪动着森森的光泽。

      在月光的映照下,这样血腥的场景,竟是带着一种极其诡异的恐怖。

      “怎么?想和我一起分享吗?”他指了指那具尸体,“见者有份,来一起品尝美食吧。我的同类?!?br />
      我将目光瞥向了小希,看到她的胸口还在轻微起伏,不由暗暗放了心?;购?,她还活着。

      “你怎么知道我是你的同类?”我走上前几步。

      他轻轻笑了起来,“因为我感觉到你的体内渴望着鲜血?!?br />
      就在这时,弯弯的月牙从层云中钻了出来,淡淡的月光清晰的映照出了他的容貌。

      他的眼睛,我从没见过那样美的眼睛,那样美的紫银色。

      仿佛在火中诞生,纯粹、明亮、光芒四射,而后又变化成水中的晶石,清澈、含蓄。

      凝聚着时间也无法摧毁的旎迤——

      让人感到胆颤心惊的美丽,充满诱惑的美丽。

      魔鬼,又叫撒旦,是用来诱惑普天下的??醋潘?,我的脑海中忽然出现了这句话。

  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    “怎么?不想要吗?”他的声音打断了我的遐想,

      我的心里暗暗一惊,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。这种颜色的眼睛,似乎之属于神级血族之王所有,也就是仅次于终级boss的第二把手,地位自然在我老爸之上,不用说,他的力量绝对不能小视,如果没有猜错,估计我老爸可能都不是他的对手。

      本来还以为只是个小角色,没想到竟然是个大人物。

      我的心里有些犹豫,我自认不是什么善良之辈,这个叫小希的女孩和我并没什么关系,我好像犯不着为她去涉险。但——如果让老妈知道我见死不救,一定会气到爆。

      想到这里,我的额上不由流下了一滴冷汗,于是朝他笑了笑,指了指躺在那里的小希,“可是,我更想尝尝那个女孩的血呢?!?br />
      他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,“那么就开始吧?!?br />
      “这位老兄,你知不知道,怎样才算是最美味的食物呢?”我斜瞥了他一眼,“在我选定食物之后,我先会将她带回家里,用最优质的矿泉水喂她三天,除此之外,什么也不让她吃。只有这样,才能保证血液的味道纯粹,而且还富含矿物质,这才是科学又养生的吃法呢?!?br />
      他又是轻轻一笑,“哦?这种方法我倒是从没听过。听起来好像有趣的很?!?br />
      “看你这么大方请我吃东西,就让我回请一次,不如就让我先把她带回家,细心炮制,三天后老地方见?”我笑吟吟的说道。

      他无所谓的点了点头,“也好,我倒也想试试新口味?!彼底?,他抬头看了看我,”那么,这里就交给你了,三天后见?!?br />
      话音刚落,他就消失不见了。

      我得意的扬起了嘴角,什么神级血族之王,还不是被我骗了……

      我扶起了小希,她依旧低垂着头,昏迷不醒。月色下,她因低头而露出的那截脖颈晶莹如玉,好似粉藕一般。

      一种从未有过的奇异的感觉涌上我的心头。

      我的嘴里忽然感到有些发涩,胸口内仿佛有什么在抽搐膨胀,好难受……说不出的难受……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……

      好像有什么在呼唤我,是什么在呼唤我?是——什么?

      全身仿佛不听控制,可怕的欲望在内心春草一般疯长,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——

      我慌忙扔下了她,紧紧捂住了自己的胸口,好像一旦放开,就有什么会涌出来,

      该怎么办?好难受,真的好难受……

      头仿佛就要炸开了,细若蚊虫的声音不断在我耳边回响……嗡嗡一片,却又完全听不清是什么……

      就在这时,四周的一切渐渐模糊起来,仿佛在一瞬间消失了。

      一道金色的光芒腾起在漆黑的夜空,然后突然散做无数光点,仿若萤火虫……

      在那点点灿烂的金光之中,竟然隐隐出现了一个人影。

      我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,我这是大半夜的见鬼了吗?

      “什么东东?”我冲着那个人影大声喊道。

      金色的光芒渐渐散开,那人影越来越清晰,但在密实的白色头巾包裹下,我只能看到他的一双眼睛。

      竟然是——金色的眼眸。

      星光无限绵延,辗转铺满他的眼底,恍若流金溢彩,在他目光流转的瞬间,这刹那的美,仿佛一个瑰丽的魔术,点化了周围的一切平庸幻化成最神秘美丽的镜像。

      只是,与此形成强烈对比的是,他的左眼却是黯淡无光。

      不过,这一点也不影响我对于他的容貌的想像。

      就像我的老爸,就算失去了一只眼睛,不也一样风华绝代,那种美,不在于他的外表,而来自他内心充满强悍的自信。

      即使只有一只眼睛,他也能给所爱的人——全世界。

    上一页 《寻找前世之流年转》 后三直选玩法
    line
      后三直选玩法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