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从大数据看铁路春运之“变” 2018-03-26
  • 安心亚演绎新歌性感火热 台下游戏宅十分冷静 2018-03-26
  • 易达销售出库单打印软件绿色版 2018-03-26
  • 【老外谈】中国是G20舞台上的领导者 2018-03-26
  • 联合国国际贸易中心:将组织中小企业参展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2018-03-26
  • 陜西2018年將精心打造31個旅遊文化名鎮 2018-03-26
  • 开江县委第二巡察组进驻县人民法院开展巡察工作 2018-03-26
  • 我用几个星期的时间减肥了好多。 2018-03-26
  • 这就是小米MIX2s外形和配置?参数如此彪悍 2018-03-26
  • 射精功能障碍的症状类型 2018-03-26
  • 激情燃烧的岁月 五十年回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知青们 2018-03-26
  • 5个民族5种风格,竟然混搭出这么好听的旋律! 2018-03-26
  • 东湖烟草扎实开展内部网站自查工作 2018-03-26
  • 特朗普提名中情局局长蓬佩奥接任国务卿一职 2018-03-26
  • 重生军营:军少,别乱来全文免费阅读 2018-03-26
  • 后三直选玩法 | 国内作家 | 港台海外 | 外国文学 | 青春校园 | 都市 | 韩流 | 影视 | 历史军事 | 古代文学 | 短篇 | 读书评论 | 最新资讯 | 更新
    网络原创 | 言情 | 玄幻奇幻 | 科幻 | 恐怖灵异 | 仙侠修真 | 武侠 | 侦探推理 | 官场小说 | 鬼故事 | 盗墓小说 | 传记纪实 | 作家列表
      位置:后三直选玩法->vivibear->《寻找前世之流年转》->正文

    第一卷 罗马风云 没有终点的旅途

    后三直选玩法 dfc.bdzq32.com   清晨起来的时候,我隐隐回忆起昨晚的一切,但又不确定自己是否在做梦。

      “砰!”门忽然被推开了,只见飞鸟风一般的冲了进来。我看到他的表情时被吓了一跳,从没见过他这样惊慌失措的神色,连他的声音都带着颤抖,“小晚,你妈妈,你妈妈她不见了……”

      我的心里格登一声,猛的从床上跳了起来,“你说什么?妈妈怎么会不见?”

      他将手里的一张纸交给了我,“她只留下了这封信,说要去办一件事。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?!?br />
      “办事?办什么事?为什么要一个人去办?”我一时头绪也无,心乱如麻,忽然想起了昨晚妈妈的奇怪举动,那么说来,昨晚的一切并不是梦,是妈妈来和我道别了!

      我怎么会这么笨,怎么就一点也没察觉到!此时此刻,我懊悔的恨不能抽上自己几个嘴巴,

      “那么老爸呢?他知道吗?”我又犯起愁来,如果让爸爸知道,那更不得了了。按正常情况,爸爸在凌晨时分都会离开,妈妈多半是等老爸回地下室之后才离开的,也许他还没有察觉到吧。

      “他现在应该还不知道,但是到晚上……如果他知道这件事,恐怕在白天就会冲出去找你妈妈?!狈赡穸倭硕?,一脸忧色,“我真不敢想像他的反应?!?br />
      妈妈究竟会去哪里?我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那个金色眼眸的神秘人,难道和他有关?

      “我想去妈妈房间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?!蔽业蜕?。

      妈妈的房间里,像往常一样乱七八糟的,她这种随处乱放的习惯恐怕是永远改不了的。不知为什么,现在看到这一切,我的鼻子有些发酸。

      老妈,至少也和我们说一下去哪里啊……她这种冒冒失失的性格,怎么能让人放心呢?在家里,有我和老爸惯着她,让着她,现在她一个人在外面一定会吃亏的。

      我拉开了抽屉,不经意间发现了一个小盒子。打开一看,里面是枚款式古老的铜戒。

      “飞鸟,你看这是什么?”

      飞鸟接过来一看,微微吃了一惊,“这不是所罗门的戒指吗?原来师父已经还给小隐了,没想到她一直藏着?!?br />
      所罗门的戒指?我之前从没见老妈拿出来过,仔细一看,只见戒面光亮,不由道,“看起来好像被人摸过了,不然这么久一定会沾上灰尘?!?br />
      飞鸟一愣,“难道小隐她……”

      “不管怎么样,也许也是线索?!蔽宜呈纸渲阜诺搅俗约旱目诖?。

      “对了,我之前见到了一个自称是妈妈朋友的人?!蔽矣淘チ艘幌?,还是说了出来,“那人有一双金色的眼睛?!?br />
      话音刚落,就看到飞鸟难以置信的表情,“他,他的左眼是否看不见?”

      “你怎么知道?”我有些惊讶。

      他没有答我,似哭似笑的自言自语道,“师父,师父……你终归还是放不下她,既然来了,为什么不现身?为什么不来见见我们……”

      我一愣。师父?难道那个神秘男人就是妈妈和飞鸟经常提到的师父?——

      今天的天气变化多端,窗外的层云时有断裂,阳光若即若离。庭院中云翳浮动,时而一片空朗,时而一片阴暗。

      “飞鸟叔叔,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先瞒著老爸?”我转头去看飞鸟,却见他直直地盯着门口,仿佛整个人都石化了。

      所有的一切,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了,就连那恼人的秋蝉声,也在一瞬间消失了。

      顺着他的眼光。我也望了过去……

      出现在门口的身影,如缓缓沉落的夕阳,似雪山在湖面的倒影。那长长的金发,仿佛向日葵在阳光之下所闪烁的颜色,又好似沉淀在岁月里的琥珀所有的光采?;庖绮?、生机勃勃,仿佛夺去了日月星辰的全部光芒。当看到那似曾相识的金色的眼眸时,我不由大吃一惊,是他,就是那个神秘人!

      “师父,你真的在这里!”飞鸟神情激动,说话也有些结结巴巴,“自从上次在孩子出生时见了一面,就再也没有见过你了。师父,你这次来难道是因为……”

      他点了点头,“我知道小隐的事了?!?br />
      “师父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飞鸟迫不及待的问道。

      “还记得上次瞒着小隐见面时我提过的事吗?”他看了看飞鸟,“如果我没猜错,她应该知道那件事了?!?br />
      飞鸟脸色大变,“难道……”他向我的方向望了一眼,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
      “要来的总归还是会来。小隐多半是想办法去那里了……”他的面色依旧沉静,“想不到她竟然提前知道这件事,本来我已经安排好了一切,就等时机成熟……”

      “去那里?怎么可能?师父,连你都不知道确切的地点,她又怎么会知道,而且听说那里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幻境……一不小心就会被永远困在里面,小隐一个人怎么能……”

      “我妈妈究竟去哪里了?”听着他们说的话,我不禁更加着急。虽然不是很明白他们的意思,但有一件事我很明白,那就是她去了一个很危险的地方!

      他这才将目光落到了我的身上,淡淡道,“我们又见面了?!?br />
      “快告诉我,我妈妈去哪里了?我要去找她,不管多危险,我都要去找到她!”我焦急的说道。

      他依旧面无表情的望着我,“不管多危险,你都会去?”

     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。

      “师父,小晚她怎么能去?如果她有个万一,我怎么向小隐和撒那特思交代?”飞鸟面带犹豫,担忧的说道,“不如还是我去吧?”

      他摇了摇头,“只有她才能解决一切,连小隐都不可以。宿命难违,就像夜空中星辰起落的轨迹,永远无法更改。本来我就是打算让她自己去解决,只是没想到小隐她……”

      “但是师父,连你都不知道确切的位置,小隐又怎么能知道呢?她又用什么方法到达那里呢?”

      “这我就不清楚了,因为除了那个方法,暂时并没有别的方法可以去,除非……”他顿了顿,又转向了我,“不过寻找的过程会超乎你想像的艰难,你有心理准备吗?如果不行的话,我绝不会勉强你?!?br />
      “不会,绝不会,我一定把妈妈带回来?!蔽艺抖そ靥乃档?。

      “那么,今晚子时,你去城里的火车站等着,当一辆红色的列车停下来的时候,你就上去。到了上面,自然有人会告诉你怎么做?!彼?。

      我愣了愣,“列车?子夜时分的列车?去哪个城市的列车?”在我的印象里,在国内可从没有什么红色的火车。

      他看了看我,“等到了你自然就知道。记住,子时,红色的列车,千万不能上错了?!?br />
      “我不会弄错的,”我语气坚定的说道,忽然又想起了什么,“可是,能不能暂时瞒一下我爸爸,我怕他知道……他会发疯的?!?br />
      他沉声道,“这并不难,我会将这里的时间暂时封存,等你回来之前,这里的一切都不会改变,包括撒那特思,也会依旧处于沉睡之中。但是,时间封存的法术是有限期的,所以你的时间并不多?!?br />
      “放心,我一定会在他知道之前将妈妈带回来!”我盯着他的金色眼眸,心里不免有些惊叹,这个男人竟然能将时间封存,简直匪夷所思,果然不愧是飞鸟和老妈的师父啊。

      “那么……”他的表情比之前柔和了一些,“在出发之前去准备一下吧?!?br />
  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    从没觉得白天是如此难熬,好不容易才熬到了半夜。

      我照他所说,来到了位于市中心的火车站。半夜发车的车次十分稀少,所以候车室里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位乘客。

      望着那些??吭诠斓琅缘穆躺鸪?,我不禁有些怀疑起他所说的话,真的会有什么红色的车吗?怎么看都不像啊—

      当——

      就在这时,忽然传来了一阵沉重的报时钟声,悠远绵长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夜晚听起来带着几分毛骨悚然。

      我看了一下手机,——

      正好是子时。

      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,不远处传来了火车轰隆隆的进站声。

      朝着候车室外一看,我不由大吃一惊,一辆列车正缓缓地驶进了站。

      红得似火,红得如血,——一辆充满诡异感觉的红色列车。

      候车室里的其他几人全都茫然的做着自己的事,好像完全感觉不到有车进站了。

      而检票口却卡答一声自动开了。

      我也管不了那么多,直接过了检票口就往那辆列车的方向走去。

      这看起来是一辆堪称古董极的火车,外表看起来锈迹班班,不明不暗的灯光在每个窗口闪着诡异的光芒,让我根本看不清坐在里面的人,只能看见一些模模糊糊的人影。

      踏上列车,我立刻感到了一种奇异的感觉,这节卧铺车厢很空,只在首尾坐着一些人,中间全是空的。我随便挑了个当中的座位坐下,在我的前面,是一对看起来像母女的乘客,她们的旁边,是两个打扮时髦的年轻女孩子。

      我的后面是一个很年轻的男孩,他戴着帽子,帽沿压得低低的,耳朵里塞着耳机,正在闭目养神。

      在他的身后,是一位略显富态的中年男子,他的神情比起其他几人来都显得不自然,倒是依偎在他怀里的年轻女子一脸妩媚的笑意。

      奇怪的列车,奇怪的车厢,奇怪的乘客……

      为什么他会让我上这一辆列车?

      “请问,这辆列车的终点是哪里?”我忍不住问了那对母女。

      奇怪的是,她们居然好像没有看到我似的。

      “你问多少遍,她们也不会回答的?!笔煜さ纳舸游疑砗蟠?,我回头一看,一双金色的眼眸映入眼帘,啊,这不是妈妈的师父吗?我愣了愣,“你怎么也在这里?”

      他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只是接着说道,“因为,这是一辆谁也不知道终点的列车?!?br />
      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我不解的问道。

      “这个世界,除了我们所在的这个时空外,还有许多不同的异时空。时空与时空之间,会有这种特殊的列车所连接,不同颜色的列车通向不同的时空。每逢子夜时分,异次元空间的大门会打开一段时间,在这段时间内,就会有人有意或是无意的踏上这种列车?!?br />
      “你的意思是说,我们现在要去异时空?”我瞪大了眼睛。

      “不错,列车的每次???,都是一个不同的时空,而你所要做的,就是下车,去完成你所要的任务,只有当你完成了任务,列车才能继续前行,也就是说,只有当所有的任务完成,列车才能在终点???,这辆列车??康闹盏?,应该就是你妈妈所在的地方?!?br />
      “不同的时空?”我心里更是吃惊,“那么我要完成什么任务?”

      “前世之因,后世之果,只有解决了委托人的前世宿命,才能让列车继续前行?!?br />
      “委托人?可是哪来的委托人?”我迟疑的看了一眼周围的乘客,脑中灵光一闪,“难道他们就是……?”

      “那么。你做好准备了吗?”

      我点点头,“就让这一切快点开始吧?!?br />
      “你不用这么急,时间还没到?!彼谖业亩悦孀讼吕?。

      “我怎么会不心急呢?只要到了那里,就找到我妈妈,然后我就可以带她回来了,不是吗?”我虽然还不是很明白这个任务的性质,但没什么可以阻挡我找到妈妈的决心。

      他凝视了我几秒,似乎欲言又止,忽然转头看向窗外,什么话也不说了。

      只听一声汽笛声传来,列车徐徐开动了……

      我望着外面,看着窗外的一片茫茫黑夜,心里更是多了几分不真实的感觉。

      “我说你怎么就这么笨!这回的考试怎么只考了第三!你居然还有脸和我说!我看你还不如去死掉好了!”前排忽然传来了那位母亲的责骂声,她一边骂着,一遍还顺手打了那女孩好几下。那个女孩只是咬着下唇,默不作声。我心里有些诧异,哪有母亲这样咒骂孩子的?

      不过,反正也不关我的事,老爸经常提醒我,别人的事少管,那都是和我们无关的。

      “对了,我只知道你是飞鸟叔叔的师父,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?!蔽遗す房戳丝此?,“你就叫我司音吧?!彼贡3肿旁吹淖耸?。

      “直呼我老妈的师父的名字?如果被我老妈听到,她一定又家法伺候了?!蔽宜柿怂始?。

      他那金色的睫毛微微抖动了几下,低声道,“家法?我不记得小隐有这么凶啊?!?br />
      “你是不知道,我老妈的家法就是陪她看一整夜的恐怖片,看到睡着了还被揪醒,还不如扁我一顿呢?!?br />
      “看恐怖片吗?”他的唇边漾起了一丝极淡的笑容,”还是一点没变?!?br />
      “对了。妈妈她到底去哪里了,为什么要去?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听到我的问话,他唇边的笑容很快消失不见,又恢复了一贯的冷漠。

      “早些休息吧,明天就会有任务?!彼低?,他就躺在了铺位上,侧过身去。

      呃——妈妈的师父……看来好像不好相处。

      “等妈妈回来后,我愿意天天陪她看恐怖片?!蔽业偷退盗艘痪?。

      他的身子似乎轻轻动了一下,却什么也没有说——

      清晨时分,阳光暖暖地照射进了车里。我揉了揉眼睛,朝窗外一看,不觉吃了一惊。什么异时空的列车啊,这外面分明是我所熟悉的景致啊。

      “虽然是你熟悉的景致,但普通人并不能看到这辆列车?!彼疽舻纳羰适钡拇佣悦娲?,我抬起头,正好看到他那双金色的眼眸,浅浅的阳光仿佛全部溶入了他的眼内。

      “早安,司音?!蔽页遄潘鹛鹨恍?。

      他望着我的笑容,好似有一刹那的失神,脱口道:“小隐……?”

      我眨了眨眼,“我是小小隐?!?br />
      他愣了一下,眼眸内飘过一丝淡淡笑意,“你笑起来和你妈妈真有几分像?!?br />
      “那是当然啊,我是她的女儿啊?!蔽倚α似鹄?,扫视了一眼周围的几位乘客,疑惑的问道,“对了,你所说的委托人呢?”

      他的嘴角轻轻一扬,“来了?!彼幕耙舾章?,我就见到前面的那对母女中的那位女儿起了身,朝着我们这个方向走来。

      难道今天的委托人——她?

  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    可是如果在这里说话,不是整节车厢的人都能听见了?司音仿佛猜到我的想法,道:“在她踏入我的结界时,外界是什么也听不到的?!?br />
      女孩的年纪和我相仿,却是一脸憔悴。她走到司音的面前,试探的问道,“那天是你托了梦给我吗?”

      司音神色淡然的点了点头,“说说你的麻烦吧?!?br />
      那女孩只是微微吃了一惊就恢复了正常的神色,“真的吗?只要我踏上这辆列车,就能改变现在的状况?”

      司音朝她点了点头。

      “那么我就开门见山了,我叫蒋映,我家是个单亲家庭,从小到大,我妈就不停的把我和别的孩子比,总是在我面前说别人孩子的好,说我的不是。我做的好是应该,做的不好就换来一顿棍棒,她对我的要求好高,又要面子,每次考试都要我考第一名,不然就拳打脚踢,我真的很累,我真的受不了,”她一口气说了这许多,又嘎然而止,望着司音一字一句道,“如果可以,我真的希望她能从我的眼前永远消失?!?br />
      “什么!”我冷冷看了她一眼,“你疯了!那是你的妈妈!”

      司音并没什么反应,只是将食指放在了她的前额,只见那里出现了一排扭扭曲曲的文字。

      “欲知前生事,今生所受事,前世之因,后世之果,这一世你们母女闹的这么不愉快,归根到底还是在于你们在前世所种下的宿命根源?!?br />
      “什么宿命根源?”蒋映脱口道。

      “你们的宿命根源,在距今2000多年前的古罗马,有一位名叫做克利奥佩特拉的埃及女王,因为轻信了罗马执政官屋大维的谎言,在海战中故意落败,背叛了自己的情人安东尼,屋大维,只是利用了她?!?br />
      “这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蒋映一脸茫然。

      “你的母亲,前世就是那位埃及女王,而你……”司音顿了顿。

      “难道她的前世就是屋大维?”我脱口道。

      司音摇了摇头,“她的前世,是屋大维身边一位名叫阿格里帕的年轻将军?!?br />
      “什么?”我疑惑的看着他?!翱墒钦漳阏饷此?,就算怨恨,她也该怨恨屋大维吧,为什么是阿格里帕?”我想起了小时候所看的历史书,“这和阿格里帕有什么关系?”

      “这其中的缘由,就需要你去解开了?!彼疽舻慕痦行绰俗矫欢?。

      蒋映呆呆地愣在那里,好久才说了一句,“胡说八道,怎么可能呢?我和她,前世竟然是这种关系?可是,就算是真的,都经过这么多轮回了,难道她还在怨恨吗?”

      司音瞥了她一眼,“虽然经历了无数轮回,但宿命开始时的伤害,还是会潜移默化的影响她,纵然她现在内心爱你,所表现出来的手法也会让人难以接受?!?br />
      蒋映冷笑了一声,“她爱我?我看她也恨不得我早点消失吧?!?br />
      “只有回到那个时代,改变你们的宿命根源,那么现在的一切都会改变?!?br />
      “要是她能消失才最好?!苯忱浜吡艘簧?,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。

      刚坐下,我们这边就听到了她妈妈的埋怨声。

      “你都听清楚了?”司音抬起眼眸望向我。

      “我都听清楚了,其实很好解决啊,既然她是在海战中和屋大维结盟,才导致了这样的结局,那么我就让他们结不成盟好了?!?br />
      他的脸色一片沉静,“小晚,有一点你要记住,历史的大方向是不能更改的,如果因为你的插手导致了屋大维的落败,改变了重大的历史事件,那么现代的一切也会随之改变。你所要解决和改变的,更多的是人类内心的执念?!?br />
      我点点头,“这样的话也没有关系,放心吧,这点事是难不到我,我一定能想到别的方法。而且,关于那里的历史我也熟悉的很,从小我就喜欢读那些历史书?!?br />
      “从小就看?”司音似乎有些惊讶,

      “嗯,因为妈妈说她从小就看那些书,所以家里的书柜里也都是这种书,她觉得我多读些这个也不是坏事?!彼淙皇锹杪枞梦叶恋?,但是不可否认,我自己也是蛮有兴趣的。

      “原来是这样……”他的神色有一刹那的恍惚。

      “那很好,”他的神色很快恢复了正常,看了看窗外,“很快,就到第一站了。公元前31年的罗马?!?br />
      他的话音刚落,列车忽然进入了一个长长的隧道,四周一片漆黑,只有车顶的小灯发着幽幽的光芒。

      “可是,我要怎么回来呢?还有,如果在那里要待上很久的话?”我忽然想到了这点。

      他从怀里掏出了一颗蓝色药丸,“等你完成了任务,看到这颗药丸变成白色时,就吃了这颗药丸,你就会回到现代的同一个地点,然后找到当地的火车站继续等待这辆在午夜到达的列车。当然,如果你没有完成任务,回梦丸就不会变色,你也就不能回来?!?br />
      “这是什么意思,也就是说,如果我没有任务,那就回不来了?”我心里微微一惊,又立刻释然,“不过没关系,凭我的魔法,搞定这件事一定是小菜一碟?!?br />
      他没有说话,只是望着我,眼神中带着几分意味深长,“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,无论你到了哪个时代,你都不可以使用你的任何魔法?!?br />
      哗啦啦——我好像听到了有什么在我头顶碎裂的声音。

      “为什么?”我很不理解。

      “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为什么,不过,如果你不小心使用一次魔法,你找回你妈妈的机会就会减少一成,明白吗?”

      “什么?”我脱口道,怎么会这样呢,不使用魔法的话……

      “你害怕了?”他那金色的眼眸深不可测。

      “害怕?笑话,就算不用魔法,我也应付的来,”我瞪了他一眼,迅速抢过了回梦丸,“我叶晚才不会害怕!”

      “夜晚?”他哑然失笑,“这个名字……”

      “有什么可笑的,不就是我比别的孩子晚生了两个月,老妈居然就偷懒给我取了这么一个名字,”我一想来就觉得有点郁闷,这个名字是没什么,可是老妈硬要加上她的姓,结果就组合成这么一个词了……

      “是小隐取的吗?”他的唇边浮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?!昂芎玫摹??!?br />
      “可是……”我刚说了两个字,忽然觉得眼前一片豁然开朗,列车已经驶出了幽长的隧道,开始慢慢减速……

      我连忙朝窗外望去,却只看到白茫茫一片。

      “到了吗?是这里吗?”我怎么看这里也不像两千多年前的古罗马啊。

      “穿过这层白雾,就能到达公元前31年的罗马城?!彼疽籼ы?,“记住,在那里的时间和现实中不一样,那里的一个月相当于这里的一天,明白了吗?

      我点点头,这样也好,不会耽误过多的时间。

      车子终于停了下来。

      我站起身来,推开了车门,轻轻跳了下来,往前走了几步,回头再看的时候,却发现整辆列车已经消失在迷雾中。

     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,继续朝前方走去。

      我能感觉到自己急促的心跳声——只要穿过白雾,就真的能到达那个已经淹没在历史长河的辉煌时代了吗?

  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    下面是几句废话,说起这回为什么是列车穿越呢,那是七月份我陪老爸去挪威看峡湾得来的灵感。到达峡湾之前,有一条世界上最秀丽的铁路风景线之一,那里会经过许多个很长的隧道,黑暗和光明不停交替,让人有种很魔幻的感觉,就在那时,我老爸忽然说了一句让我掉下巴的话,“要是从隧道出去的时候,发现我们穿越了怎么办呢?”(我老爸看我的书看多了,,嘎嘎……)

      当时我就眼睛亮了,嘎嘎,对啊,这次用火车穿好了,每过一个隧道就是一个时代,而且古代和现代的景色都不会错过的说——

      顺便说一个,寻找,寻找续集和平安京都已经签了繁体版本,不久之后台湾的亲们也可以看到繁体版的寻找了。:)

    上一页 《寻找前世之流年转》 后三直选玩法
    line
      后三直选玩法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