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从大数据看铁路春运之“变” 2018-03-26
  • 安心亚演绎新歌性感火热 台下游戏宅十分冷静 2018-03-26
  • 易达销售出库单打印软件绿色版 2018-03-26
  • 【老外谈】中国是G20舞台上的领导者 2018-03-26
  • 联合国国际贸易中心:将组织中小企业参展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2018-03-26
  • 陜西2018年將精心打造31個旅遊文化名鎮 2018-03-26
  • 开江县委第二巡察组进驻县人民法院开展巡察工作 2018-03-26
  • 我用几个星期的时间减肥了好多。 2018-03-26
  • 这就是小米MIX2s外形和配置?参数如此彪悍 2018-03-26
  • 射精功能障碍的症状类型 2018-03-26
  • 激情燃烧的岁月 五十年回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知青们 2018-03-26
  • 5个民族5种风格,竟然混搭出这么好听的旋律! 2018-03-26
  • 东湖烟草扎实开展内部网站自查工作 2018-03-26
  • 特朗普提名中情局局长蓬佩奥接任国务卿一职 2018-03-26
  • 重生军营:军少,别乱来全文免费阅读 2018-03-26
  • 后三直选玩法 | 国内作家 | 港台海外 | 外国文学 | 青春校园 | 都市 | 韩流 | 影视 | 历史军事 | 古代文学 | 短篇 | 读书评论 | 最新资讯 | 更新
    网络原创 | 言情 | 玄幻奇幻 | 科幻 | 恐怖灵异 | 仙侠修真 | 武侠 | 侦探推理 | 官场小说 | 鬼故事 | 盗墓小说 | 传记纪实 | 作家列表
      位置:后三直选玩法->vivibear->《寻找前世之流年转》->正文

    第一卷 罗马风云 永不凋零的玫瑰

    后三直选玩法 dfc.bdzq32.com   在阿格里帕回到罗马的时候,我非?;娜グ锼帐耙挛?,如意料中的看到了那只带着烧痕的黄金手镯。

      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,看起来一切好像都朝着我预料的方向在发展……

      没过多久,屋大维就发动了对埃及的再次进攻,安东尼再战再败,在听到了女王已死的假消息后,万念俱灰,自杀身亡。而女王一直躲在她的陵墓中,怎么也不肯出来。

      初夏的花园处处郁郁葱葱、繁花似锦。刺玫瑰那粉白色花朵散发出阵阵淡雅的香气,不知名的紫色花朵在微风中温柔地摇曳,虞美人火红的花朵在阳光下像火焰一样要燃烧起来。

      “你们打算怎么对付女王?”在阿格里帕结束战事回罗马之后,我最为关心的就是这个问题。

      阿格里帕仿佛没有听到我说的话,只是凝视着庭院里的花朵,轻轻说了几句莫名其妙的话,“我曾经那么害怕失败,现在真的失败了,却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可怕:太阳照常升起,水质依然甘甜,荣耀只不过是过眼云烟?!?br />
      “什么?”我有点摸不着头脑。

      “这是安东尼在自杀前所说的话,”他的水蓝色眼眸中涌动着一丝不可捉摸,“在他临死前的一刻,也许后悔去追逐那种虚妄的荣耀吧?!?br />
      “可是,身处这样的地位,又有谁不想追逐至高无上的荣誉呢,安东尼是,屋大维也是,如果此时战胜的是安东尼,想来他一定不会说出这样的话?!蔽叶倭硕?,“在我们那里有句话叫作胜者王侯败者寇,落败的一方说这些话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。也不值得同情?!?br />
      “屋大维不会处死女王,不过,”他的声音低沉了几分,“他想将女王带到罗马游行,以平息罗马人的怒火?!?br />
      “这样会不会太过分了,”我瞥了他一眼,“屋大维已经撕毁了盟约,违背了承诺,现在连最后的一点尊严也不留给她吗?你也知道,女王并不是罗马人口中的妖妇,难道屋大维这么聪明的人会不知道吗?”

      “他知道,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一点,但是,这就是政治,这场戏,他需要做给罗马人,做给元老院的人看!”他的情绪有些激动起来,“过几天,我会再次去亚历山大,亲自劝降女王?!?br />
      “我也去,”我连忙说道,“上次我也见过女王了,她也认识我,说不……我也能帮上一点忙?!?br />
      他转过头看着我,目光渐渐变得柔和,“也好,你跟我一起去吧?!薄?br />
      这是第二次来亚历山大了。

      不错,这次的心情却和之前的完全不同。我有种强烈的预感,改变委托人的命运的时刻,终于到了。

      所有的一切,都会在这次的密谈中揭晓吧,虽然我也七七八八的猜得差不多了。这次转折的关键,一定和恺撒里昂有关。

      让我们感到意外的是,一直将自己关在陵墓的女王,竟然答应见我们。

      穿行在幽长漆黑的墓道中,四周是一片死般的寂静,偶而有几阵阴冷的风拂过脸颊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死亡的气息,前面那位引路侍女手中的烛火散发着幽幽的光芒,恍若鬼火一般。

      虽然我并不害怕,但任谁在这样的氛围里应该不会舒服吧。

      走着走着,我的脚下不知被什么绊了一下,一双温热的大手很快低捉住了我的手,将我的手牢牢握在了他的手心里。

      我的手指,触碰到了他手心里的薄茧,粗糙,坚硬,却带着一种让人莫名的安心。

      很温暖的……感觉……仿佛一点一点驱散了墓道里的阴冷……

      不知为什么,我并不讨厌这种感觉……

      再见到女王的时候,我有点惊讶于她的从容不迫。在这种情形下,她依旧保持着那高贵的气质。她的眼睛漆黑如无月之夜的深潭,清澈、坚定而充满睿智,修剪整齐的纤纤素手优雅而温软?;龅幕平鹜肥魏图缡胃鎏砹思阜滞跽叩钠?。

      “阿格里帕将军,我很好奇,在你们背信弃义之后,还有什么话可说?”她的笑容不带一丝温度。

      “对于这一点,我很抱歉,不过眼下的形势相信女王也很明白,如果跟着我们回罗马,或许还有一条生路?!卑⒏窭锱辽锨傲艘徊?。

      女王缓缓抬手,“罗马人,你们已经失去了你们的信用。如果我不是将恺撒里昂提前送走,相信屋大维也不会放过他。这次是我自己轻信了你们,你认为我还会再相信你们一次吗?我宁可死在这座陵墓里。埃及,不会就这样结束的,我的儿子,流着恺撒的血,他会重新建立一个托勒密王朝?!?br />
      阿格里帕牢牢盯着她,水蓝色的眼眸内闪动着奇异的光泽,一字一句说出了残忍的话,“很可惜,你的儿子已经不在了?!?br />
      女王浑身一震,脸色大变,“你胡说,屋大维绝找不到那个地方?!?br />
      阿格里帕从怀里掏出了一样东西,女王一眼望去,顿时浑身瘫软,无力的靠在了椅背上。

      那赫然就是——恺撒里昂的黄金手镯。

      “女王陛下,埃及的时代已经结束了,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了?!彼拇奖叻浩鹆艘凰坷湫?。

      “是你吗?是你杀了他?”女王的眼中多了几分狂乱,一改刚才的镇定。

      “不错,就是我,是我杀了他,另外,再多告诉你一件事也无妨,埃及神庙的祭司,也早在我的劝说下,归顺了罗马?!?br />
      听到阿格里帕的话,我也吃了一惊,怪不得上次他这么有自信,原来早就安排好了一切。那么这么说来,那个神谕也是动了手脚了。

      “你,原来都是你……”女王蓦的站了起来,“你居然连神谕也……阿格里帕,你比屋大维更可怕……”

      阿格里帕又上前了几步,“为了罗马,我什么都做得出来,实话告诉你,只要你一到罗马,屋大维会立刻将你带到街上游行,接受全罗马人的审判……”

      很奇怪,我觉得阿格里帕的表现很奇怪。

      这样鲁莽说话的他,并不像平时的他,与其说是劝降,倒更像是想方设法激怒女王。

      不过,总算找到女王憎恨阿格里帕的端倪了……那么,接下来……

      “接受全罗马人的审判吗?”女王淡淡笑了起来,笑得有几分绝望,“你以为我——”话音未落,她忽然迅速的伸手夺过了阿格里帕腰间的短剑,在我们还没有反应时,她已经将剑对准了自己的喉咙。

      “埃及已经完了,既然这样,我还不如早点结束自己的生命,也免得让埃及这个名字蒙受屈辱?!?br />
      几乎是一瞬间,我看到阿格里帕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抹几不可见的释然的表情。

      我的脑中电光火石般闪过一个念头,难道——他是故意说这些?目的就是为了让女王自杀,免遭羞辱?

      现在没有时间多想了,我连忙大声道,“等一下,你的儿子没有死?!?br />
      她愣了愣,阿格里帕更是惊诧万分。

      “不可能,我到那里的时候,恺撒里昂已经被火烧死了?!彼芽诘?。

      “那火,是我放的?!蔽颐挥刑房此谋砬?,“在你到达之前,我已经找到了恺撒里昂,那具尸体,是他的朋友乌斯,出卖恺撒里昂的人,也是乌斯。我们干脆将错就错,将乌斯的衣服和他的互换,并且焚烧了房子,随后赶到的你们,一定会把乌斯的尸体错认为是恺撒里昂?!?br />
      “凭……什么让我相信你的话?”女王脸上的表情复杂难辨。

      “对你撒这个慌,对我没有半点好处,我只是想告诉你真相,而那位故意激怒你的阿格里帕将军,不过是好心想让你自己结束自己的性命,这样的话,他既向屋大维有了交代,同时也维护了你最后的一点尊严。是这样吧?阿格里帕?”我抬头望向了他。

      他是不可能亲手动手杀死女王的,所以让女王自杀是最好的方法。

      阿格里帕仿佛不认识我似的盯着我,这样的目光,陌生又疏离,让我感到心里仿佛被什么堵住了,我讨厌这样的目光,很讨厌。我避过了他的目光,从怀里掏出了那封信,递到了她的面前,“这是你儿子亲手写给你的信,你看了就知道了?!?br />
      女王将信将疑的接过信,才看了几行字,就流下了眼泪,哽咽道,“我的恺撒里昂,他果然还活着……”

      “可是,为什么你要救他?”她疑惑的抬头看我。

      我犹豫了一下,“因为,我有我的原因?!?br />
      女王的脸色渐渐平静下来,她放下了手里的剑,朝着阿格里帕道,“阿格里帕将军,能不能让我和小晚单独相处一段时间?!?br />
      阿格里帕静静地站着,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,转身走了出去。

      “外面全是我的部下,不要玩什么花样?!彼嫡饣暗氖焙?,根本没有看我一眼。

      空旷阴冷的墓室里,只剩下了我和女王。在烛火的映照下,四周那些鲜艳的壁画里的人物,仿佛随时都会从画里走出来,为女王度身而做的人形棺,描金绘银,镶嵌着贵重的珠宝,极尽奢华。

      “从懂事开始,我就不断学习着各种知识,就算不喜欢,我也逼着自己拼命的学,因为我知道,只有这样,在将来某一天和那些除了打仗,什么都不懂的罗马人面对面时,我才知道如何驾驭他们?!八币性谌诵喂咨?,仔细摸着雕刻在上面的花纹,嘴角带了一丝微笑,“想要吸引那些位居高位的男人,并让他们为你而倾倒,光靠外表美丽是远远不够的,耀眼的美丽只能让你成为他们的床上玩物,而来自内在的魅力才能让他们发自内心的尊重你,爱你,甘心情愿的为你所利用?!?br />
      我静静地看着她,她说得没有错,她的美,全都来自于她内心强悍的自信,将帝王们玩弄于股掌之间的自信。

      只是这次,她的对手是屋大维。

      女王所在的托勒密王朝可以说是埃及历史上最腐败的王朝之一,它继承了埃及王朝的一切恶习,却全无图特摩斯三世、拉美西斯二世那样的伟大帝王。除了开始的几位君主之外,后续的昏庸法老一个接着一个,变着法儿地毁坏自己的国家。一个王朝的衰落,到了最后,所有的报应竟然都要压到一个女人的头上,让她独自一个人承受这一切。不是很可悲吗?

      “小晚,我是不会去罗马的?!彼吠盼?,“就让我保留一点最后的尊严吧?!?br />
      “好?!蔽腋纱嗟牡懔说阃?。我清楚她的所思所想,残喘苟活,这绝不适合一位高贵的女王。

      带着尊严的死去,恐怕是最适合女王的结局了。

      宿命难违,就像夜空中星辰起落的轨迹,永远无法更改。

      “没想到,连最后一刻也要用罗马的东西?!彼嘈α艘幌?,拿起了那把阿格里帕的短剑。

      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,“等一下,女王陛下,能等我一会儿吗?就一会儿?!?br />
      看到她点了点头后,我将手指放在唇边,发出了一段在她听来十分奇怪的声音。

      不多时,传来了鸟儿扑打翅膀的声音,随着门口有人的一声惊呼,一只羽毛漆黑的小鹰居然撞了进来,它的脚爪下正牢牢抓着一条小蛇。

      和当初想要袭击我的蛇是同一个品种。

      我伸手取下了还在扭动的蛇,拍了拍小鹰的脑袋,向它道了谢,它抖了抖翅膀,很快就飞走了。

      “小晚,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女王惊讶的看着我。

      我将那条小蛇放在了她的面前,“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,女王陛下,这也许是能配得上您的埃及式的告别方法?!?br />
      女王的眼角边仿佛有什么闪动,微颤的双手轻轻拿起了那条小蛇。在毒蛇将尖牙扎进她的手臂时,我扭过了头。

      “女王陛下,您还怨恨阿格里帕吗?”我需要最后确认一下我的任务是否完成。

      “怨恨吗?我这一生,究竟恨过谁,又究竟爱过谁,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了。这一切,已经不重要了?!彼骄残槿醯纳舸游业纳砗蟠?,“不过,无论如何,我感谢你救了我的儿子?!?br />
      听了她的回答,我的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……

      “女王陛下,这一生中,您究竟爱过谁,是恺撒,还是安东尼?”我还是忍不住问出了一直深藏的疑问。

      “我所爱的,只有——埃及……我的埃及……”

      恍惚间,我仿佛听见了女王若有若无的歌声,

      尼罗河,我的母亲,

      带给我埃及繁盛的土地,

      带给我疆土无限的生机,

      我在这里赞美您,我在这里祈求您,

      让我埃及,盛世永存……

      我转过身,轻轻拭去了她手臂上的一点血迹,她紧闭双眼,面容安详,此时此刻,她的灵魂已经回到了尼罗河畔吧……回到她所要守护的地方……

      ============

      走出墓道的时候,我险些睁不开眼睛,外面的阳光是如此灿烂,可是着炽热的阳光却让我感觉不到丝毫暖意。

      “她死了?!蔽医种械慕;垢税⒏窭锱?。

      他并没有接过我的剑,而是顺势重重捉住了我的手腕,短剑砰的一声掉落在了地上。我抬起头,正好对上了他那双复杂难辨的水蓝色眼眸。

      “原来你接近我,就是为了救女王的儿子!之前的一切,都是欺骗,对不对?”他的手渐渐收紧,一阵疼痛从我的腕上袭来。

      “不错,我所作的一切都是有目的的,现在我的任务完成了,我很快就会离开这里,你再也不用见到我?!蔽抑笔幼潘难劬?,那淡淡的水蓝色中涌动着一丝难以形容的哀伤。

      “你是我的奴隶,我哪里也不会让你去!”那哀伤迅速转换为愤怒,他的力量忽然变得出奇的大,简直就要把我的手腕折断。

      对,就这样,阿格里帕,讨厌我,憎恨我吧……这样令你讨厌的我,很快就会被你遗忘了吧,很快,就会在你的生活中消失……

      “我一直都是在利用你,欺骗你,我所做的一切,全都是在骗你而已?!蔽依淅涞目醋潘?,“放开我,如果你以为你能拦住我,那真是大错特错,你没有忘记那天被海鸥围困的事情吧?!?br />
      他一脸的震惊,缓缓放开了我的手,“是你?”

      “是,是我?!蔽胰嗔巳嘧约旱氖?,从怀里掏出了回梦丸,果然,颜色已经变了。

      我可以——回去了。

      刚将回梦丸放入了嘴里,忽然被他从身后拦腰紧紧抱住。那股力量大得让我几乎难以呼吸。

      “我不管,我不管你到底是什么人,我不管你接近我是什么目的,我也不管你到底想做什么,这一切,我都不介意,我也不想管,我只要你留下!小晚,我只要你留在我身边!就算你想来杀我,我也绝对不会放你走,绝对!”

      “说不定我是妖怪……”我艰难的挤出了这句话。

      “妖怪也好,人类也好,奴隶也好,贵族也好,奸细也好,平民也好,只要是你,我全都不介意!”

      他不假思索的在我耳边诉说着,那温热的气息萦绕在我心间,甜得让我感到晕旋。

      “永别了,阿格里帕?!蔽业偷退底?,感觉浑身是如此的无力,仿佛身体的某一个部分正在消失……忘了我,阿格里帕,将我彻底的从记忆里抹杀……

      我只觉得自己的意识开始模糊……一切,都远去了……——

      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,许多杂乱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,夹带着不同口音的说话声,汽车驶过马路的声音,摩托车的马达声……

      汽车?摩托车?那么这里——不是古罗马了?

      “这位小姐,你没事吧?”一句流利的意大利文从我的头顶上方传来,我缓缓睁开了眼睛,一双水蓝色的眼眸映入了我的眼帘。

      “小姐,你怎么晕倒在这里,需要送你去医院吗?”年轻的帅哥露出了一个如罗马阳光般的笑容。

      我打量了一眼四周,到处充满浪漫气息的建筑和行行色色的各国游人,忽然想起了司音说过的话,这里难道是——现代的罗马?

      “谢谢你,我没事?!蔽艺酒鹕砝?。

      “没事就好,如果你有时间的话,请允许我请你喝杯咖啡?!彼Ц缧σ饕鞯奶岢隽搜?。

      我连忙摇头,”请问,你知道火车站怎么走吗?“

      帅哥见我没有意思和他喝咖啡,倒也不强求,面带笑容的给我指了一个方向,挥一挥手,不带走一丝云彩的走了。

      一下子从古罗马到了现代的罗马,我还需要点时间来适应,接下来,只要找到火车站,等待那辆火车就行了吧。

      穿过广场的时候,忽然见到了不少旅游团潮水一般朝着一个方向走去,顺着他们的方向望去,我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慑住了。

      黄昏的阳光洒在古城里,古老的石块涂抹上了一层淡淡的黄,仿佛披上了金黄的盔甲,连斑驳的印痕也现出了微笑的光采。离夕阳近处,一座无比宏伟的神殿屹立着,在落日余晖中扬起高傲的头颅,以一种战士的姿态。

      鬼使神差般,我随着大家走了过去。

      “游客们,现在请抬头往上看,这里写着修建者的名字……”在导游小姐甜美的嗓音中,我抬起头来,心中仿佛被什么敲击了一下。

      在神殿的门楣上,雕刻着几个清晰的大字,M.AGRIPPA

      似曾相识的声音在我的脑海里回响着,

      “哦,将来我也建一座神庙,将我的名字刻在上面,一直一直流传下去,嗯,倒是个流芳百世的好办法?!?br />
      “各位游客们,这座神殿是当时的罗马总督阿格里帕所修建的,里面几乎供奉了所有的罗马神话里的神……“

      “我是说真的,将来我也要建一座宏伟的神庙,不过我们罗马的神实在太多,该建谁的神庙好呢?“

      “那干脆把所有的神都放在一个神庙里好了?!?br />
      “嗯,这个主意不错,??!名字我也想好了,非常有气势的名字哦,就叫作——”

      “所以,游客们,这座神庙也被叫作万神殿,是当时罗马建筑上的一个里程碑,曾被米开朗基罗称为天使的设计……不过,可惜没过了多少年,一场大火烧毁了当时的万神殿,之后在公元118年由罗马皇帝哈德良在废墟上重建,大家可以看一下墙根处,那里的石头颜色和上面的有一点点不同……而且,上面还有当时砖窑的标记……”

      我望了一眼纷纷弯下腰查看的游客们,转身往殿外走去,虽然也有些好奇,但我不能在这里逗留太长的时间。

      在我往外走的时候,导游小姐还在热情介绍着,”大家一定奇怪为什么砖窑的标记竟然是一朵玫瑰,听说这也是阿格里帕总督亲自设计的……“

      我停下了脚步,脑海中似乎一下子空白了,耳边,恍惚听见一个声音。

      “我一定会送你永不凋零的玫瑰,经过几千年也不会凋零的玫瑰?!?br />
      永不凋零的——玫瑰吗?

      走出了万神殿,我缓缓抬起头,

      罗马黄昏的阳光正好刺到我的眼睛里,

      隐隐地——

      有轻微的疼痛。

      (第一卷完)

      下一卷:巴比伦之龙

  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    流年转第一部会在11月中下旬出版,第一部目录:罗马风云+巴比伦之龙,(因为这两卷都比较长)

      第二部大概在12月,不会隔很长时间。第二部目录:日出处天子+希腊幻想+终卷(暂时保密)

      这回的时代基本都是公元前的古国……

      写有阿格里帕名字的万神殿照片我会放在论坛相关处。

      PS:寻龙记终卷纣王篇——朝歌如梦已经在论坛开始放送。大结局包括书上未出的特别番外都会在论坛上传。

    上一页 《寻找前世之流年转》 后三直选玩法
    line
      后三直选玩法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