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从大数据看铁路春运之“变” 2018-03-26
  • 安心亚演绎新歌性感火热 台下游戏宅十分冷静 2018-03-26
  • 易达销售出库单打印软件绿色版 2018-03-26
  • 【老外谈】中国是G20舞台上的领导者 2018-03-26
  • 联合国国际贸易中心:将组织中小企业参展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2018-03-26
  • 陜西2018年將精心打造31個旅遊文化名鎮 2018-03-26
  • 开江县委第二巡察组进驻县人民法院开展巡察工作 2018-03-26
  • 我用几个星期的时间减肥了好多。 2018-03-26
  • 这就是小米MIX2s外形和配置?参数如此彪悍 2018-03-26
  • 射精功能障碍的症状类型 2018-03-26
  • 激情燃烧的岁月 五十年回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知青们 2018-03-26
  • 5个民族5种风格,竟然混搭出这么好听的旋律! 2018-03-26
  • 东湖烟草扎实开展内部网站自查工作 2018-03-26
  • 特朗普提名中情局局长蓬佩奥接任国务卿一职 2018-03-26
  • 重生军营:军少,别乱来全文免费阅读 2018-03-26
  • 后三直选玩法 | 国内作家 | 港台海外 | 外国文学 | 青春校园 | 都市 | 韩流 | 影视 | 历史军事 | 古代文学 | 短篇 | 读书评论 | 最新资讯 | 更新
    网络原创 | 言情 | 玄幻奇幻 | 科幻 | 恐怖灵异 | 仙侠修真 | 武侠 | 侦探推理 | 官场小说 | 鬼故事 | 盗墓小说 | 传记纪实 | 作家列表
      位置:后三直选玩法->vivibear->《寻找前世之流年转》->正文

    第二卷 巴比伦之龙 扑朔迷离

    后三直选玩法 dfc.bdzq32.com   从听到那句话到现在,我一直处于脑袋一片空白的状态?;档乇话⒗瞿却嘶乩?,机械地从回来坐到现在,没有换过一次姿势。

      满脑子只有两个字在打转——侍寝……

      如果我现在去解决了莱米王妃,一了百了,是不是任务就算完成,可以回去了呢?

      虽然这个想法是恶毒了一些,莽撞了一些,不过还有一点可行性吧?

      “王妃,天色已经晚了,您不去沐浴吗?”

      “不去!”

      “您不抹香油吗?”

      “不抹!”

      阿丽娜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,“王妃,您就准备这样迎接王吗?”

      “这样有什么不好,自然本色?!蔽胰嗔巳嘧约旱耐贩?,算了算了,船到桥头自会直,到时我总会有办法应付的。

      总之,是绝对不会让自己有任何损失的。

      “自然本色……说的好?!泵磐獠恢问贝戳四岵嫉纳?,在我的脸部抽搐中,他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。

      “这就是自然本色?”他眯了眯银灰眼眸,弯下腰在我的耳边低声道,“等我们什么也不穿的时候,那才是自然本色?!?br />
      我的脸腾的一下烧了起来,呃——

      他的眼中飘过了一丝嘲弄的笑意,转头对着阿丽娜道,“怎么还不出去,还想继续观看吗?”

      阿丽娜大惊失色,连忙夺门而出,顺手牢牢关上了房门。他嘴角边含着暧昧不明的笑意向我靠近,眼睛里闪现着异样的光芒——我觉得脊背突地寒了起来,不由向后退了退,强自镇定。

      “在害怕我吗?”他唇边笑意更浓,“阿伊米斯,你是我的妃子,侍寝不是应该是你一直盼望的吗?”

      我,我盼望个鬼!

      “我想王过来是为了别的事吧?!蔽姨а圩⑹幼潘?,“比如说——小尼?!?br />
      他倒也没否认,只是说了一句:“给我倒杯海枣酒?!?br />
      我赶紧倒了给他递了上去,他伸手接过,喝了一口,抬头望了望外面的夜色,忽然说道,“时候快到了?!?br />
      “什么时候?”我一脸莫名。

      他嘴角边的笑意已经消失,“等会儿就知道了?!?br />
      他只是坐在那里喝着酒,没有再说话。我的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,也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,随着时间的一分一分消逝,睡意渐渐袭来,我用手支撑着自己的下巴,感到有些犯困……

      “砰!”也不知过了多久,恍惚间,我的下巴忽然磕到了桌子上,这一撞顿时将我的瞌睡虫全都撞飞了。

      “这样居然也能睡着?!鄙砼源戳艘桓隼淅涞纳?,我抬头一看,不由一惊,坐在那里的人已经不再是尼布,而是——小尼。

      “你就是王,王就是你,对不对?”我终于说出了这个让我感到无比荒谬的猜想。

      他沉默了片刻,低声道,“正如你所见?!?br />
      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难道你会变身?”我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了月圆之夜变身的狼人一族。

      他点了点头,“不错,每晚的这个时候,我都会变成七八岁的样子,直到快天亮的时候才会恢复?!?br />
      “所以你才从来不在妃子这里过夜?”我立刻想到了这点,“可是,为什么会这样?”

      他看了我一眼,握着杯子的手轻颤了一下,“因为,那是一个诅咒?!?br />
      “诅咒?”我觉得有点不可思议,“可是无论是怎样的诅咒,一定有解除的方法的?!?br />
      “解除的方法是有,”他一仰头喝光了酒,“但是,那是我永远无法做到的?!?br />
      “解铃还需系铃人,这个向你施下诅咒的人,一定也有解除诅咒的方法?!?br />
      他面无表情的凝视着杯子,“那个人,已经死了?!?br />
      我没有再说话,如果这样的话,他的诅咒恐怕是很难解除了。难道古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尼布甲尼撒二世,竟然一直背负着这个诡异的诅咒吗?

      他放下酒杯,站起身来,摇摇晃晃的走到了床边,居然一头就栽了下去。

      “喂,这是我的床,”我的抗议根本无效,他已经发出了轻微的熟睡声……

      也许,这样也好,就让他一觉睡到大天亮好了,看着他那张七八岁孩子的脸,我也不好将他一脚踹飞……只得顺手将一条毯子盖在他的身上,只见他的睫毛微微动了动。

      “你装睡……”我毫不客气的随手打了他的脑袋一下,刚打完就小小后悔了一下,这可是巴比伦国王……居然打得这么顺手。幸亏他并没在意,只是扬了扬嘴角,朝我露出了一个笑容?!澳悄愎春臀乙黄鹚??!?br />
      “切,我才没兴趣?!蔽矣帜昧肆教跆鹤?,铺在了大理石地面上,吹熄了烛火后就躺了下来。

      “阿伊米斯……“他忽然低低唤了我一声。

      “干嘛?”我刚没好气的答了一声,蓦的又想到了什么,“现在我知道了这个秘密,你不会杀人灭口吧?”

      他轻轻笑了一声,“如果要杀你,在花园那里就可以了,何必等到现在?!?br />
      “那么……为什么告诉我?”

      “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,只是觉得你可以信任,其实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,就觉得好像很久很久在哪里见过你。而且,也许你可以……”他没有再说下去。

      我愣了愣,这样的话,我好像也在哪里听到过……

      “所以,绝对不许背叛我,”他的语气又变得森冷起来。

      “好,好……”我打了个哈欠,意识开始模糊,“晚安,小鬼……”

      今夜,可能是我来巴比伦之后睡得最差的一个晚上,整晚总是做些被压在山下的怪梦,难以呼吸却又偏偏醒不过来。

      在巴比伦温暖的阳光照到房间里的时候,我总算是醒了过来。

      可是——为什么还是感觉被什么压着……

      我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,侧头一看,眨巴了几下眼睛,又转过了头,直直的盯着天花板石化了几秒后,忽然大喊一声,“啊?。。?!”像是被踩到了尾巴一下子从地上弹了起来。

      尼,尼布这个家伙居然不知什么时候睡在了我的身边,还无耻的把手搭在了我的胸口!

      他被我的尖叫声吵醒,茫然的睁开了他那双银灰色的眼眸,喃喃道,“怎么了?”

      看到他这个反应,我也愣了愣,用手在他面前挥了挥,露出了两个手指,问道,“这是几个手指?”

      他依旧一脸茫然,“三个……”

      我的额上冒出了一滴冷汗,这位赫赫有名,英勇神武的巴比伦王好像还处于无脑人状态。真是郁闷,一肚子的火居然遇到了一道防火墙……

      “王妃,发生什么事了!”阿丽娜听见了我的一声大叫,忍不住推门而进,一见房间里的场景,立刻脸红起来,嗫嚅道,“我,我什么也没有看见……”

      “阿丽娜,你去端一盆水进来?!蔽业耐泛孟裢雌鹄戳恕?br />
      阿丽娜端进了水后匆匆离开,还不忘对我露出了一个兴奋的笑容。我捞起打湿的毛巾,往他脸上狠狠擦去,反正他现在的IQ这么低,趁机报复。才擦了几下,我的手腕就被牢牢捉住了。顺着那只手,我抬头一望,只见他那双眼眸已经恢复了往常的深不可测。

      “这么用力,想擦破我的脸吗?”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我。

      啊,这么快就清醒了……我干脆将毛巾一扔,怒道,“你怎么会睡在我的身边!”

      他微微一愣,这才发现自己正躺在地面上,一丝奇怪的表情一闪即逝,于是缓缓坐了起来,挑眉一笑,“你是我的妃子,睡在一起有什么奇怪的?!?br />
      “这是我睡得最糟糕的一个晚上?!蔽也豢推牡勺潘?。

      “这是我睡得最香甜的一个晚上?!彼⑽⑿ψ?,“所以从今天开始,我每晚都会住在这里?!?br />
      “啊——”我再次石化。

      “我可怜的姑娘,都高兴的傻了?!彼拿寄考涫茄诓蛔〉牡餍?。

      正说着,他忽然轻轻蹙了下眉,我定睛一看,发现他的左额处还有一块淡淡的淤青,不止是左额,左肩也有类似的淤青。

      再联想到他刚才奇怪的表情,我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……想到这里,我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,所有的郁闷好歹有了发泄的出口。

      “我当然是不胜荣幸,不过今晚在王来之前,请允许我先做一个围栏?!?br />
      “围栏?”

      “是啊,在床上装个围栏,才能不让王再次摔下来啊……”

      “你……”

      看着他尴尬的表情,我心里有几分舒畅,果然没有猜错,他真的是从床上掉下来的……不过我忘了,自己的手腕还被捏在他的手里,所以下一秒,我就被他给报复了……在跌入他怀抱的一瞬间,我就暗叫不好,神啊,可怕的地狱摇篮——又来了!

      任我拳打脚踢,他也死不放手,简直强过老爸的结界……

      “放开,不然我咬人了!”

      他笑得欢畅,“阿伊米斯,这样的你,才是真实的你。我就喜——”

      “砰!”就在这时,门忽然被撞开了,还没等尼布发怒,冲进来的那人已经跪了下来,颤声道,“王,莱米王妃她,今早在宫中暴毙了!”

  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    这个消息实在太令人震惊了。当我跟着尼布到达莱米王妃的宫里,看到那具没有生气的尸体时,才真的确定她死了。

      她的尸体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,不是中毒,不是谋杀,也不是自杀。

      真的——很奇怪。

      想起那晚还和她一起饮过酒,我的心里也涌起了一丝惆怅。就在侍卫们将她的尸体抬出去时,她的衣裙随风扬起,在那个瞬间,我发现原来在她腿上的那个红色蛇标志居然消失了……

      我只觉脑中一片混乱,好不容易理清的关系忽然又被扯得七零八落,唯一线索就这么断了……

      那么,到底是谁?是谁想要害王后?

      我抬头环视着周围闻讯而来的妃子宫女们,我想要找的人是否在她们之中?到底是哪一个……到底是哪一个?每个人都像,却又每个人都不像……

      对了,王后呢?出了这么大的事,怎么不见王后?

      我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,刚想开口问,又见一名侍从从门外冲了进来,“王,王后她,王后她……”

      我心里一沉,几乎和尼布同时发出了声音:“王后怎么了!”

      侍从战战兢兢的跪了下来,“王,王后的寝宫里空无一人!”

      尼布大吃一惊,转身就朝着王后寝宫的方向走去。

     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莱米王妃暴毙,王后失踪,所有的事情都像说好一样,这么凑巧的同时发生。

      而且,历史上根本没有记载巴比伦王后失踪这件事啊……

      我不由埋怨起自己,同在一座王宫里,竟然还?;げ涣送鹾?,一直都把注意力放在了莱米王妃身上,却没有想到另有其人。

      所有的一切,都变得如此扑朔迷离。

      王后的寝宫里乱糟糟一片,明显有着被翻动的痕?!?br />
      王后自己不可能莫名奇妙走出王宫,唯一的可能就是被掳走了。我抬头看了一眼尼布,他的眼中也流露出和我一样的疑惑。但是,这里可是巴比伦的王宫啊,要掳走一个人,而且这个人还是巴比伦王后,简直就是匪夷所思。

      从王后的寝宫里走出来时,我们不知不觉的走到了那个经常半夜见面的老地方。

      尼布凝望着不远处正在修建的空中花园,低声道,“到底是什么人,竟然在我的王宫里掳走王后?“

      “不管是什么人,至少现场没有打斗的痕迹,也没有鲜血的痕迹,那么至少王后还是安全的,只要活着,总有办法救她的?!蔽易约汉纬⒉皇切穆胰缏?,该怎么找王后我一时也没有头绪。

      “阿伊米斯,”他似乎有话想说,刚叫了一声我的名字,就被飞奔而来的黑衣男子打断了。这个男人我记得,就是之前迎接我们回巴比伦的士兵队长。

      他什么也没说,只是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羊皮书卷,递给了尼布。

      尼布伸手拿了过来,迅速的扫了一眼,脸色顿时变得铁青,熊熊怒火开始在他的眼中燃烧……

      “怎么了?发生什么了?”我从没见他脸上的表情如此可怕。

      他显然已经气极,怒道,“犹太王齐德启亚背叛了我巴比伦,归顺了埃及,居然还从我的王宫掳走了王后作为要胁!”

      原来是这样,这好像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早在前几年,犹太国王约雅斤就曾经脱离新巴比伦,投入埃及的阵营,尼布甲尼撒得知被背叛后,大发雷霆,亲自率领大军攻陷了耶路撒冷。在战胜之后,尼布废黜了约雅斤,封约雅斤的叔叔齐德启亚为犹太王,让他宣誓效忠新巴比伦王国,不得反叛。

      没想到,不但又一次被背叛,还被掳走了王后,也难怪尼布怒气冲天了。

      他的指关节格格作响,咬牙切齿道,“传我的命令,即日发兵攻打犹太国,我尼布甲尼撒以马尔杜克神的名义发誓,这次一定要踏平耶路撒冷!”

      “王,要不要属下立即派人追赶?”黑衣男子问道。

      尼布立刻摇了摇头,“齐德启亚这么快就送消息来,一定已经布置好了万无一失的后路,再追也没用?!?br />
      对于这突发的情况,我也需要时间来消化,原来是犹太王派人掳走了王后,对方将王后作为人质,不会是空中花园惹的祸吧?就是因为这座花园,附近的邻国都知道了王最宠爱的人是王后,所以齐德启亚才会想到这一点。

      难道我一直都走入了一个错误的圈子?我要找的这个人并不在王宫,而在——遥远的耶路撒冷。

      天啊,耶路撒冷,好遥远——

      “我也和你一起去!”我望着他的眼睛道。

      他转向我的时候,目光稍稍放柔和了一些,”阿伊米斯,你乖乖待在宫里,等我灭了犹太国回来?!?br />
      这次不是在罗马,巴比伦人的思想和罗马人完全不同,一个女人想要随军出征,的确是难上加难,所以,我没有再努力尝试。

      “知道了?!蔽业屯纺幼诺孛?,不让我跟去,没有关系,我自然有我的办法。

      临行的前夜,尼布又来到了我的寝宫。

      这一次,我终于真真切切的看到了他的变身……只是,即使变成了七八岁的孩子,还是抹不开他眉宇间的阴郁。

      和之前一样,我还是睡到了地上,他只是微微蹙起了眉,却没有对此说什么。

      “就算我现在这个样子,你也不愿意睡在我身边吗?”

      “明天王就要出发了,还是睡得舒服一点比较好……两个人比较挤……”

      可能是位置太靠近了,还没等我说完,就被他一把捞上了床,然后,就被他紧紧的抱住。

      还好,现在这个年纪的他使不出地狱摇篮……

      “喂……”

      “这样……我才能睡得好?!?br />
      “这样我睡不好……”就在我努力掰开他的双手时,他的声音从我头顶上方幽幽传来,

      “阿伊米斯,为什么总是有人背叛我……”

      我愣了一下,再看看现在的他,不过是个孩子的模样,他那双银灰色的眼眸中闪过的神色,让我觉得似曾相识,好像——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。

      唉,算了,今晚就把他当作一个小孩子吧。

      我顺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,”别胡思乱想了,早点睡吧,明天还要出发去耶路撒冷?!?br />
      他低低应了一声,忽然翻过了身去。

      “阿伊米斯……”就在我睡意渐渐袭来的时候,他又开口了。

      “嗯?”

      “永远也不要背叛我,永远也不要欺骗我……”

      我没有再说话,只是含含糊糊的应了一声,就侧过身去睡了。

      抱歉,尼布……

      我不想骗你,但是,我——不是阿伊米斯。

    上一页 《寻找前世之流年转》 后三直选玩法
    line
      后三直选玩法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