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从大数据看铁路春运之“变” 2018-03-26
  • 安心亚演绎新歌性感火热 台下游戏宅十分冷静 2018-03-26
  • 易达销售出库单打印软件绿色版 2018-03-26
  • 【老外谈】中国是G20舞台上的领导者 2018-03-26
  • 联合国国际贸易中心:将组织中小企业参展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2018-03-26
  • 陜西2018年將精心打造31個旅遊文化名鎮 2018-03-26
  • 开江县委第二巡察组进驻县人民法院开展巡察工作 2018-03-26
  • 我用几个星期的时间减肥了好多。 2018-03-26
  • 这就是小米MIX2s外形和配置?参数如此彪悍 2018-03-26
  • 射精功能障碍的症状类型 2018-03-26
  • 激情燃烧的岁月 五十年回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知青们 2018-03-26
  • 5个民族5种风格,竟然混搭出这么好听的旋律! 2018-03-26
  • 东湖烟草扎实开展内部网站自查工作 2018-03-26
  • 特朗普提名中情局局长蓬佩奥接任国务卿一职 2018-03-26
  • 重生军营:军少,别乱来全文免费阅读 2018-03-26
  • 后三直选玩法 | 国内作家 | 港台海外 | 外国文学 | 青春校园 | 都市 | 韩流 | 影视 | 历史军事 | 古代文学 | 短篇 | 读书评论 | 最新资讯 | 更新
    网络原创 | 言情 | 玄幻奇幻 | 科幻 | 恐怖灵异 | 仙侠修真 | 武侠 | 侦探推理 | 官场小说 | 鬼故事 | 盗墓小说 | 传记纪实 | 作家列表
      位置:后三直选玩法->vivibear->《寻找前世之流年转》->正文

    第二卷 巴比伦之龙 所罗门王

    后三直选玩法 dfc.bdzq32.com   天,就好像被火烧着了一般,毒辣辣的阳光照射在身上,仿佛随时都能晒脱一层皮,闷热的风夹杂着细碎的沙石不时掠过面颊,带来一阵轻微刺痛。

      我裹紧了身上的衣服,小心翼翼地跟随着前面那个士兵的足迹。

      此时的我,已经顺利混入了巴比伦的大军之中,正身处前往耶路撒冷的路上,虽然前路漫漫,但毕竟还有一丝希望。只要这样混在队伍里,就能神不知,鬼不觉的和巴比伦大军同时抵达耶路撒冷。

      我的任务只有一个,那就是救出王后。

      也许只要救出王后,我就能……回去了……

      每到晚上时分,尼布都会吩咐大家扎营休息,任何人在晚上都不能靠近他的营帐,除了他的随身侍卫——马马。

      望着远远的营帐前他那充满王者气质的挺拔身影,我不禁想起了他在半夜变成孩子的模样,和早上刚醒来时的无脑人状态,忍不住有点想笑。

      如果有个摄像机拍下这一幕,回放给他看,一定能看到他恼羞成怒的表情。

      就在我偷笑的时候,他的目光忽然朝我这个方向望来,我赶紧低下头来,虽然知道脸上抹得脏兮兮一片,还披着头巾,应该不会被认出来,但毕竟是作贼心虚,刚才的低头动作完全是条件反射。

      他往这里扫了一眼,又抬头望向了天空,静静地站了很久。

      顺着他的目光望去,我惊讶的看到了天边那若隐若现的星座,点点连连,看形状竟好像是——天琴座。

      也不知走了多少天,我终于看到了耶路撒冷绵延不绝的城墙和闪耀着金光的屋顶,这座古城最为辉煌的时候,应该就是所罗门王统治的时期了吧。我从妈妈的口中听说过这位王的传说,听说他不但能和鸟兽鱼虫交谈,还能驱使手下的七十二位魔王。

      他死后所留下的大量宝藏,一直到现代都没有被找到。

      尼布的大军刚驻扎在耶路撒冷城外,犹太王就令人送来了一份让尼布再次雷霆大怒的文书。他不但要尼布立刻退兵,而且要尼布承认犹太从此脱离巴比伦的统治,不然,他们就不会归还巴比伦的王后。

      尼布一怒之下就砍了来使的脑袋……

      我知道,该是自己行动的时候了。

      不过首先要做的,就是得到鸟儿们的帮助。

      小孔这个家伙,总是在关键时候消失,一点都靠不住。我只好召来了附近的鸽子,让它们先帮我查清王后的下落。

      鸽子很快带来了王后的下落,速度之快超过了我的想象,就像是早准备好了等着我一样。

      我怀着兴奋的心情睡下,好不容易等到大家都已经入睡的时候,迅速裹上了一个灰不溜秋的披风,由头罩到脚,这个样子应该比较容易混进城去吧。

      我偷偷摸摸的爬出了营帐,小心翼翼的前行,眼看着就要走出了大军的营区,冷不防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,“什么人!”

      我停了停脚步,头皮一阵发麻,这个声音——分明就是尼布……他怎么还没有睡?

      “我,我肚子不舒服?!蔽颐挥凶?,当作没有听出他的声音,只是粗声粗气的答道。

      “去吧?!彼坪趺挥谢骋?。

      我也不敢再多说,连忙往前走去,刚走了一步,忽然只觉身上一凉,整件披风被一剑挑飞,伴随着他低沉的声音,“可疑的人,立刻转过身来,不然我一剑刺穿你的胸膛?!?br />
      比起被刺穿胸膛,我还是愿意选择暴露自己的身份。

      不过,当他认出我并露出了那种像要一口将我咬碎的愤怒表情,我忽然觉得,也许,后果会更严重。

      他一言不发的揪起了我就往他的营帐里拖,在被悲惨的拖进去那一刻,我看到了守在他营帐外的是马马……

      “说!你怎么会在这里!“他的银灰色眼眸中闪动着危险的光芒,更加用力的勒住了我的手,一阵剧痛顿时袭来,我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      后果——真的很恐怖。

      “我,我……”我的脑袋飞快转动着,该找个怎样的借口,又合理,又不会让他怀疑……

      他一眨不眨的盯着我,脸色忽然慢慢缓和,银眸中掠过了一抹温柔的光泽,低声道,“难道是因为担心我,所以才……”

      “???”我一愣。本来顺着他的话说下去的确是个不错的借口,但是,我的脑中忽然闪过了那晚他所说的话。

      “永远也不要欺骗我……”

      “不是因为担心你,而是因为担心王后?!蔽姨房醋潘?,他的眸中掠过一抹淡淡的失望,随即又是惊讶,“王后?为什么?”

      “王后说过将我当作姐妹看待,所以我去救自己的姐妹,有错吗?”

      “你想潜入耶路撒冷城?”他蹙起了眉。

      “不错……”我直视着他。

      “你就这么有把握?”

      “我既然救了她第一次,也能救她第二次?!?br />
      他沉默了片刻,忽然说了一句,“不许去?!?br />
      “难道就任由他们拿王后要胁你?”

      “我尼布甲尼撒是不会被任何人要胁的?!?br />
      “那你打算怎么做?”

      “明日准时攻城?!彼抖そ靥乃档?。

      我瞪着他,“那王后呢?”

      他的眼中流转着冷酷的光芒,“等城破之后,我会为她献上全城人的生命作为祭品?!?br />
      我的背后冒起了一股寒气,冷冷道,“犹太王这回是失算了,他一定没有想到,巴比伦王是这么狠心的人?!?br />
      “阿伊米斯,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酷,必要时,不得不牺牲很多东西?!彼难凵袢缤箍罩星謇涠愣ǖ暮阈?,落在了无尽深远的穹庐深处,“我身为巴比伦王,永远只会做对巴比伦有利的事情,就算他们现在手里的人质是我的儿女,我也会做同样的决定?!?br />
      他停顿了一会,忽然面露痛苦之色,紧紧抱住了头,我微微一惊,这好像是他变身的前兆……

      对了,时候已经差不多了……

      看着他渐渐变成了个孩子的模样,我灵机一动,指着他道,“我非去不可,如果你想阻拦我的话,我现在立刻跑出去告诉大家你的秘密?!?br />
      他显然没想到我会用这个来威胁他,一时气得说不话来。

      “你就这么想去送死?”他冷哼了一声。

      “我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,我一定把王后救出来,让你没有后顾之忧的攻打耶路撒冷?!蔽业挠锲岫?。

      他怒冲冲地看着我,从唇齿间崩出了一句,“你去送死我不会拦着你。滚吧!明早无论如何,我都会准时发动进攻!”

      “尼布甲尼撒,别小看了我?!蔽依淅渌ο铝苏饩浠?,转身朝营帐外走去,还没走到门外,忽然只觉耳边嗖的一声,好像有什么飞过,等我反应过来,只见面前已经插了一把剑,剑身还在微微晃动着。

      “尼布甲尼撒,你想杀……“我忿忿地回过头去,却见他那双银眸中涌动着奇怪的神色,缓缓开口,“阿米伊斯,我和你一起去?!?br />
      我瞪大了眼睛,“你?你是巴比伦的王,怎么能冒这个险?”

      “别废话了,要走就现在走,不过你要记住,就只有这一次机会,早晨发动进攻的命令是不会改变的。

      “可是你现在这个样子只会拖我后腿?!蔽也⒉涣烨?。

      “大胆的女人,我这个样子,谁能怀疑我的身份,而且还能更好的掩饰你的身份?!?br />
      我的眼前一亮,对啊,带着一个孩子,不是更容易混进城去吗?

      想着巴比伦王也要喊我一声老妈,心里不由得意起来。

      他在吩咐了马马一些事之后,立刻和我出发了。

      “可是万一其他士兵问起你的话……”

      “不会有万一,我们一定会在天亮前回来?!彼挚戳宋乙谎?,“无论有没有找到,这是我们的约定?!?br />
      “谁和你约定了……”

      当我们来到了耶路撒冷的城门外,木制的大门紧闭,悄无声息,只有城墙的上面零零落落站着几个士兵。

      “尼布甲尼撒,记着,从现在开始都要听我的?!蔽已锲鹆俗旖?,“等着看好戏上演吧?!?br />
      在他微微愣神的时候,我一把将他撂在背上朝大门走去,一面大声的哭喊起来,“谁来可怜可怜我这个苦命的女人啊……”

      城墙上的士兵听到了动静,探出了头来,没好气的喝道,“鬼哭狼嚎做什么!还不快滚!”

      有回应就好,我继续声嘶力竭的哭着,“请行行好,我的孩子得了急病就快要死了,请开门让我们进去吧……只要在圣殿里向神祷告,我孩子的病就一定会好……求求你们了……”

      尼布的脸明显抽搐了一下,低声道,“你咒我死……”

      “这样才能增加同情分,”我瞥了他一眼,又继续干嚎。

      “请开门吧,神一定会保佑你们的,请救救我的孩子!”在我嗓子有点嘶哑的时候,终于听到了一个美妙的声音。

      大门缓缓地开了……

      出来的士兵上下打量了我们一番,又盯住了尼布,问道,“这是你的孩子?”

      “是的,我就这么一个儿子,丈夫已经战死了,就留下了我们孤儿寡母相依为命……好凄惨哪……”我赶紧抽泣着回答。

      士兵似乎还想问什么,就听到尼布有气无力的发出了一个声音,“母亲,我好难受……我就快死了……”

      我忍着笑,哭哭啼啼道,“不会的,我的孩子……你死了我和跟你一起去!呜呜……”

      “放她们进去,只是女人和孩子,不可能会是巴比伦的奸细?!绷硗庖桓鐾纺磕Q氖勘恿嘶邮?,示意我们离开。

      我连忙道谢,匆匆往前走去,直到走到了离城门很远的地方,我那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。

      “下来吧!”我瞪了一眼还赖在我背上的尼布,这小子,居然还一副很享受的样子。

      他这才慢吞吞的爬了下来,嘴角边是掩饰不住的笑意。

      “刚才的阿伊米斯,真是让我大开眼界?!?br />
      “刚才巴比伦王配合的也不差啊……”

      说完,我们对望了一眼,忍不住同时笑了起来。不知为何,今夜的星光下,他的眼神格外的明亮。

      “接下来,我们该去寻找王后的下落了?!蔽椅⑽⒁恍?,往前走去。

      “你现在去哪里?”他有些惊讶。

      “去所罗门圣殿啊,替我的孩子祈福嘛?!蔽页A苏Q?。

      他露出了一抹难以置信的表情,“难道——”

      “我说了,我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?!蔽易孕诺囊恍?,“相信我,就什么也别问,跟着我走?!?br />
      他微微一愕,旋即又笑了笑,“我的阿伊米斯,是不会欺骗我的?!?br />
      我心里微微一动,脚步一滞,又继续往前走去。

      所罗门王的圣殿就位于城的中心,用黄金和宝石镶嵌的华美圣殿在月光下灼灼生辉,以神的名义,带着神的骄傲,傲立于几千年前的苍穹之下。

      谁又能想到,在两千多年后,这里只留下了一段让人哭泣的墙。

      可能是因为是半夜的关系,圣殿内外空无一人,幸好这里的圣殿也允许平民进入,所以我带着尼布并不是很困难的混了进去。

      刚进入圣殿,我就被夺目的金光晃花了眼,待睁开眼睛一看,不觉大吃一惊。

      多么华丽无双的大殿……从地面到天花板,都是用香柏木制成,由橄榄木制成的侧门和门楣上雕刻着初开的花朵,所有的这一切,都在外层贴上了眩目的金子,在烛光的照耀下,金光闪闪,亮如白昼。

      “这么多金子,他们就不怕被偷吗?”我脱口道。

      “这是他们所信仰的神的殿堂,谁会这么愚蠢做这种事?!彼戳宋乙谎?,语气忽然又变得冰冷,“不过很快,这一切都不将存在?!?br />
      我没有说什么,继续往前走去。他说的没错,很快,这一切都会被他亲手毁灭,但这还不是最悲惨的……

      这就是历史,我不能阻止,也无权阻止……

      穿过层层的蓝红紫三色布幔,我们来到了位于最显眼位置的祭祀台,随后在圣殿大厅里找了一圈,却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,我心里暗暗疑惑,明明鸽子告诉我关押王后的地方就在所罗门圣殿啊。

      正在我苦恼的时候,一个小小的的东西忽然从我的手上掉了下来,咣当一声掉进了我面前的铜盆里。

      我定睛一看,原来是我一直戴在手上的戒指,那枚戒指似乎是我从妈妈的房间里找到的。

      “这铜盆也许有什么古怪?!蹦岵蓟骋傻目醋耪飧鐾?,顺手一转,只听嘎吱一声,铜盆下的铜座忽然移位了……

      “尼布,你看,是条暗道!王后可能就在那里!”我兴奋的指着那个出现的黑乎乎的洞口道。

      他点了点头,“我下去,你在这里等着我?!?br />
      “又来了,要去一起去?!蔽业闪怂谎?,顺手又戴上了那个戒指。

      他的眼中似有笑意掠过,“那你跟着我下来?!?br />
      他的话音刚落,他忽然又一脸痛苦状,弯下了身子。

      糟了,怎么这个时候他要变身了!奇怪,之前明明没有那么短时间,连他自己好像都有些疑惑。

      “尼布,你没事吧?”我轻轻扶住了他,转眼之间他又恢复成了原来的尼布甲尼撒。

      “没事,下去吧?!彼蜕?。

      “可是,你这个样子,等会出去的时候……”

      “能进来就一定能出去?!彼拿加罴浯怕淖孕?,让我觉得自己的担忧似乎是多余。

      刚走完了盘旋的阶梯,我们就看到有两个士兵正在打盹,尼布手起剑落,迅速斩杀了他们。

      “阿伊米斯,小心点?!彼嵘档?,拉着我走进了那条唯一的狭窄通道,通道的两边点着蜡烛,散发着幽暗的光。

      在烛光的照射下,我看到了前方似乎有扇大门,门上还有半圆形的通风口。

      我的眼前一亮,朝着尼布指了指那几扇门。他会意的点了点头,一脚踹开了门,外面的光线顿时照射进去,借着昏暗的光线望去,我不觉大喜,那个躺在地上的人儿不正是王后!

      尼布将她抱了出来,她缓缓睁开了眼睛,不敢相信的望着眼前人,“王,王,真的是您吗?您真的来救我了!”

      “没事了,安美依迪丝,他们加诸在你和巴比伦之上的耻辱,我会百倍讨回?!?br />
      王后的泪水顿时涌了出来,紧紧抱住了尼布,“王……”

      尼布倒似乎有几分不自然,只是又说了一句,“没事了……”

      “尼布,我看我们要尽快离开?!蔽疑埔獾奶嵝蚜艘痪?,免得他们亲亲我我忘了时间。

      王后听到了我的声音,明显一愣,转过头看见我时,唇边的笑容僵住了,”王,她,她怎么在这里?“

      “没有她,我也救不了你?!蹦岵计挠猩钜獾目戳宋乙谎?,抱着她往回走,”现在没时间了,具体的事之后再和你说?!八低?,他又看了看我,“阿伊米斯,还不跟着我?!?br />
      王后见到我似乎不大爽,我好像又沦为电灯泡的角色了……

      当我们快要到达出口的时候,只听忽然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从上面传来,接着就是一声大喝,“有人在下面,马上先把这里封起来!”

      几乎是同一个瞬间,我们听到了上面那层铜座合上的声音。

      “啪答!”一声巨响将我们隔绝在了所罗门圣殿下。

      “王,怎么办?我们怎么出去?”王后一脸惊慌。

      尼布的脸上是我从未见过的凝重的神色,他轻轻放下了王后,低声道,“一定有方法出去的。我尼布甲尼撒,绝不会死在这里,也不会让你们死在这里?!?br />
      “嗯,”我点了点头,“巴比伦的大军还等着你回去下令攻打耶路撒冷?!?br />
      他望着我的眼眸流转着淡淡的光泽,转过身?!鞍⒁撩姿?,你先看着王后,我去看看有没有其他出口?!?br />
      我应了一声,扶着王后先坐了下来。

      “阿伊米斯,谢谢你和王来救了我?!彼倭硕?,又低声道,“王,一定很担心吧,我真的没有想到,他竟然真的来救我了……”说着说着,她的唇边泛起了一丝笑容,似乎忘记了身处险境。

      “王很担心你,他怎么可能不救你,你和巴比伦,对他来说,都是——很重要的?!蔽宜匙潘幕八盗肆骄?。刚说完,我那戴着戒指的手指,不知为什么开始渐渐发热,越来越热,越来越热,我只觉一阵火烧似的感觉袭来,接着就没有知觉了……

     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,顿时被shock了。

      出现在眼前不是那幽暗的通道,而是一间金碧辉煌的房间,房间里堆满了各种珍宝,散发出瑰丽夺目的光芒,恣意地流光溢彩着。

      这里——什么地方?

      “你是什么人,怎么会进入这个房间?”一个清透的声音从我的身边传来,我侧过头一看,只见一位年轻的男子正看着我。

      他有着一头罕见的米色长发,淡若透明的浅茶色眼眸流露着淡淡的惊讶,明净优雅的面容和姿态,宛如碧空之上的流云,穿越刹那流光,不小心落入了人间。

      “我怎么会在这里,我明明在所罗门圣殿下面!你又是什么人?”我也懵了,这到底又是怎么回事?”

      他微微一愣,“你看得见我?”

      “废话,我怎么看不见你?!?br />
      他看着我,“常人是看不到我的,更找不到这里,这里是放置所罗门宝藏的约亚暗道?!?br />
      “约亚暗道?”我一脸的问号。

      他仔细地又看了看我,“原来有你一半血族的血统,怪不得能见到我,还有……”他的目光忽然停留在我的戒指上,脸色微变,“你怎么会有这个戒指?”

      我瞧了一眼戒指,不以为然道,“那是我妈妈的东西,有什么奇怪吗?”

      “那枚戒指是找到约亚暗道的钥匙,我记得我将它放在了一个很隐密的地方。我想,这就是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?!?br />
      “不会吧?”我吃惊的又看了一眼戒指,老妈怎么会有这种东西,想着,我又抬头问道,“那么,你呢?你又是什么人?宝藏的守护者?”

      他静静地看着我,“我就是这枚钥匙的主人——所罗门王?!?br />
      “啊??!”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,“你,你是所罗门王!”这么说来,他是所罗门王的灵体?

      “不错,”他的脸上敛起了淡淡乌云,“那么,现在,就把这枚戒指还给我?!?br />
      我连忙把手放到了背后,“不行,这是我妈妈的东西,我不会给你。谁说一定是你的,你又没有证据?!?br />
      他缓缓伸出了一个手指,“不归还的话,不要怪我不客气了?!?br />
      我也回瞪着她,“不客气就不客气,我不会怕你的,你这个抢东西的强盗!”

      他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哭笑不得的神色,“强盗?”

      “难道不是吗,我的妈妈不见了,我正在辛苦的找她,这是她的东西,看到它我就能想起妈妈,就这样,你还要把它抢走,你真是太过分了,我管你什么所罗门,修罗门,鬼罗门……就知道仗着自己强大就欺负小孩子……”不知怎么,我的心里涌起了一股莫明其妙的委屈,本来是想胡搅蛮缠,没想到说到后来,还真的哭了起来……

      这下轮到他目瞪口呆了,好半天他才说了一句,“别哭了……”

      “哇——”他的话好像打开了开关,我哭得更厉害了……上一次哭是什么时候,我已经不记得了。因为从小我就有个奇怪的毛病,我几乎很少哭,但只要一哭,就会哭得惊天动地,之前爸妈已经受尽了折磨……

      “唉……”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“你先拿着吧,我以后再收走?!?br />
      继续哭……

      “啊,我会召唤七十二魔王哦,想不想看?”他弯下腰来,对着我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。

      继续哭……

      就在他快要抓狂的时候,我的一滴眼泪扑通一声掉在了戒指上……

     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,只见一团红色的光芒从戒指里飞出,一个人影渐渐出现在红光里。

      我的哭声居然莫名其妙的止住了……我惊讶的打量着那个人影,那是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少年,穿着一袭白色的上衣和一条波斯式的灯笼裤,肤色白皙,一头略卷的栗色短发,俊秀的脸上,一双浅褐色的眼眸中带着些许惊讶的神色,犹如蔷薇一样柔嫩的嘴唇微微抿着——

      多谢三千繁花的长评,好文笔:)

      顺便打个广告:)

      某熊新作——骑士幻想夜,将于12月的公主志杂志独家开始连载。

      剧情大概:一张神秘的游戏光盘,将胆小怕事的高一学生林零带入了——亚瑟王和他的圆桌骑士的世界,游戏的关键词竟然是——egg,鸡蛋!

      现实和虚幻轮流交替,美轮美奂的城堡,年轻勇敢的国王,从湖水中诞生的骑士,罗马教皇的私生子,邪恶的黑公爵和他的暗骑士,见所未见的奇妙魔法,构筑成了一个对她来说完全陌生的世界……

      让偶们的东方女孩,去华丽丽的捕获西方美男们的心吧,吼吼……

      网上独家连载地址:熊窝论坛(已经开始连载,速度比较慢)

      试阅地址:某熊博客。

    上一页 《寻找前世之流年转》 后三直选玩法
    line
      后三直选玩法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