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从大数据看铁路春运之“变” 2018-03-26
  • 安心亚演绎新歌性感火热 台下游戏宅十分冷静 2018-03-26
  • 易达销售出库单打印软件绿色版 2018-03-26
  • 【老外谈】中国是G20舞台上的领导者 2018-03-26
  • 联合国国际贸易中心:将组织中小企业参展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2018-03-26
  • 陜西2018年將精心打造31個旅遊文化名鎮 2018-03-26
  • 开江县委第二巡察组进驻县人民法院开展巡察工作 2018-03-26
  • 我用几个星期的时间减肥了好多。 2018-03-26
  • 这就是小米MIX2s外形和配置?参数如此彪悍 2018-03-26
  • 射精功能障碍的症状类型 2018-03-26
  • 激情燃烧的岁月 五十年回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知青们 2018-03-26
  • 5个民族5种风格,竟然混搭出这么好听的旋律! 2018-03-26
  • 东湖烟草扎实开展内部网站自查工作 2018-03-26
  • 特朗普提名中情局局长蓬佩奥接任国务卿一职 2018-03-26
  • 重生军营:军少,别乱来全文免费阅读 2018-03-26
  • 后三直选玩法 | 国内作家 | 港台海外 | 外国文学 | 青春校园 | 都市 | 韩流 | 影视 | 历史军事 | 古代文学 | 短篇 | 读书评论 | 最新资讯 | 更新
    网络原创 | 言情 | 玄幻奇幻 | 科幻 | 恐怖灵异 | 仙侠修真 | 武侠 | 侦探推理 | 官场小说 | 鬼故事 | 盗墓小说 | 传记纪实 | 作家列表
      位置:后三直选玩法->vivibear->《寻找前世之流年转》->正文

    第二卷 巴比伦之龙 巴别通天塔

    后三直选玩法 dfc.bdzq32.com   少年一见到所罗门王,顿时大喜,轻轻巧巧的飞到了他的身前,大喊一声,“父亲!”

      所罗门王愣了愣,“你……我的儿子还在神灯里……”他说了半句,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,微微一笑,“原来如此。你是未来的沙利叶?!?br />
      被叫作沙利叶的少年连连点头,“是的,父亲,我被主人带到了两千年后的世界,可是不知为什么,又回到了……”他猛的转头看我,“你怎么会有我主人的戒指?”

      我揉了揉眼睛,“什么主人,这是我妈妈的?!?br />
      “妈妈?”他的额上爬上了一条十字路口,又仔细地看了看我,“你的妈妈是不是叫——”

      “叶隐啊……”我接口道。

      他啊的大叫一声,“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!我不过是在戒指里睡了一觉,菜鸟主人居然已经有小孩了,啊??!小孩还这么大了,怎么会这样!”他捶胸顿足,“完蛋了,主人有没有恢复记忆啊,我这一觉也太长了吧!”他又猛的揪住了我,“这个戒指在你手里,难道主人——已经不在了?。?!”

      “不在你个死人头!我老妈活得好好的!”看着这个少年,我的冷汗唰唰往下流,老妈怎么会认识这样的怪物,而且这个怪物居然还是所罗门王的儿子……

      “主人还活着,还好,还好?!彼蟠笏闪艘豢谄?。

      “拜托你们把我送到原来的地方吧!”我不耐烦的催促道。

      所罗门王点了点头,将手放在了我的额上,刚接触到我的皮肤时,他的手忽然像是触电般弹开了,脸色微变,“好熟悉的感觉,这种强烈的感觉……”他紧紧盯着我的眼睛,“从你的体温中,我能感到邪恶的血液在你体内流淌,而且,很快,很快就会……”

      “你是说血族的血吗?”我不以为然的应道。

      他摇头,“不,不是,是比那邪恶一千倍的血液?!?br />
      我的背后冒起了一丝凉意,“你别危言耸听了,快点送我回去!”

      手指上的戒指又开始发烫了……等我再次回过神的时候,发现自己正在尼布的怀里,他眼底深处的担忧在见到我睁开眼睛时,才稍稍释然,“阿伊米斯,你没事吧?一定太累了,所以才晕过去?”

      我摇了摇头,一转头,忽然见到了飘在一边的沙利叶,他正笑咪咪的看着我。

      诶?他怎么也跟来了?

      “放心吧,我会带你们出去。跟着我走吧?!彼鋈豢谒档?,我连忙看了看尼布,他和王后好像都没有听到。

      “还不走,小菜鸟?”

      我的嘴角一抽,他刚才叫我什么来着……

      眼下除了信他,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。我慢慢站起了身,道:“刚才晕倒的时候,有神出现给了我指示,只要照做就能走出这里?!?br />
      “真的吗!”王后欣喜的看了一眼尼布。

      “跟着我走吧?!蔽易怨俗缘母派忱锻白?,在走到尽头的时候,只见他对着墙壁念起了咒文,奇迹发生了……

      整面墙竟然缓缓裂开,直到出现了一扇开着的门,

      “这里怎么会有出口?”王后惊讶的说道。

      尼布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,“一定是马尔杜克神的保佑?!?br />
      沙利叶冲我一笑,“我的任务完成了,下次等我醒来的时候,我再来找你,记着别丢了这枚戒指?!彼低?,他就已经消失不见。

      从这扇门出去之后,正好到了圣殿的后门,守在后门的士兵不多,尼布飞快的干掉了他们,抢了他们的马。他带着王后一骑,我紧跟在后,策马向城外奔去。

      快到城门的时候,听到了后面追兵们急促的马蹄声……居然这么快就被发现?看来追兵的数目不小,万一被追上的话……如果尼布和王后被抓,我不但完不成任务,还改变了重大的历史方向……

      不行,不管怎么样,让他们先安全离开……

      “尼布,你先带着王后走,我在这里挡一阵?!蔽也呗砩锨?,大声说道,他脸带怒色的看了我一眼,“胡说什么!”

      “那就对不起了,”我扬起马鞭,重重一鞭抽在了他的坐骑后臀上,黑马吃痛,立刻撒足狂奔起来,

      “阿伊米斯,你——”他恼怒的喊声很快消散在了风中……

      我勒住了缰绳,顺便看了一眼回梦丸,晕,怎么还没变色,王后不是已经救出来了吗?没办法,只好抽出了那把随身携带的铁剑。

      “看,奸细在这里!”第一繁丫辶松侠矗野研囊缓?。手执蹋铀上去>着不让别人杀死2不杀死别人的准则R打得很是费劲!量做到把敌人打晕就okay,不然要是杀了人的话,还不把老妈给气爆……

      呼——累死人了……

      “嘶——”随着一声马儿的哀鸣,我被很无奈的甩了下来,是哪个混蛋砍我的马脚??!

      就在我要跌落到地面的时候,忽然被人猛的拎了起来,跌入了一个似曾相识的怀抱。我惊讶的抬头,撞上了一双怒意满满的银灰色眼眸。

      “大胆妄为的女人,回去再和你算账!”他一边低声咒骂着,一边迅速的架住了对方的剑。

      银色月光之下,他端坐于骠悍的黑马之上,长眉如剑,眼中有寒冷的星光,褐发如丝帛一样向后飞扬,黑色披风在呼啸的风中猎猎作响……

      巴比伦的王——也是充满着强悍自信的男人。

      在第二批追兵还没上来的时候,我们已经冲出了城门,在城门处的守卫早已被尼布解决了……

      “尼布,王后呢?”我大惊。

      “我带着她出了城之后,就让她先回去了?!彼辽?。

      我转过头,“???那万一……你跑回来干什么啊,我很快就追上来了,这些士兵对我来说,不过是……”我没有再能说下去,眼前一黑,只觉得一种温暖柔软的黑暗覆在了我的眼睛上,轻柔得仿佛天上舒卷的云朵?!鞍⒁撩姿?,我很担心你?!钡偷偷纳舸幽呛诎道锎?,我这才猛的反应过来,他,他在亲我!

      “咚!”我的拳头不偏不倚的砸在了他的下巴上。好痛……他的下巴是石头做的吗?

      他又怒又气的摸着下巴,“阿伊米斯,你是我的王妃,难道我不能碰你吗!真是太不像话了!”看着我皱着眉拼命甩手驱痛,他又笑了起来,“不过,这才是我的阿伊米斯?!?br />
      说完,他凝望着不远处的营帐,脸色已经恢复成了往常的冷酷,“犹太国的末日,就要来临?!?br />
  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    这一场战争,差不多持续了两个月之久,尼布派了一部分士兵护送王后和我先回到了巴比伦。

      当再次看到那蓝色的伊什塔尔门时,我的心里涌起了一丝熟悉的亲切感。

      巴比伦,我又回来了。

      经过这次之后,王后对我更是亲切,时常邀我去她的寝宫,宫里宫外的人也都在议论这次王亲自救回王后的事迹,对于王后的受宠更是深信不疑。

      不过,我的心情却日渐焦躁起来,王后不是明明被救出了吗?怎么我还不能回去?到底哪里出问题了?还是说,另有其人?

      “王妃,您这回可吓死我了,您怎么能一个人跑到战场上去呢,要是万一不小心……”自从我回来之后,阿丽娜的魔音就没有停止过。

      “阿丽娜,饶了我吧,”我灌了一大口海枣酒,“要是你不那么罗嗦,我就把怎么救出王后的故事告诉你?!?br />
      这句话相当有效,她立刻住了嘴,用一双充满期盼的大眼睛望着我。

      “那你好好听着哦,我们——”我才刚讲了半句,就听见门外传来了侍女的通报声,说是王派人从战场上带了书信给我。

      我有些好奇的接过了那封书信,那是一块小小的泥石板,上面只写了短短一句话:想你。在看到那句话的时候,我的心里也涌起了一丝说不清的情绪。这个笨蛋,千里迢迢只是为了让人带这句话回来……

      “王妃,王说了请王妃务必要回信?!?br />
      “回信吗?”我眼珠一转,也如法炮制,在泥石板后面上刻上了一句中文。

      “王妃,您画了什么?”送信的人一脸莫名,中文在他看来的确比较像一副画。

      “等他回来再告诉他?!蔽颐蛄嗣蜃旖?。

      送信人半信半疑的回去复命了,他刚离开,阿丽娜就笑眯眯的凑到了我的身边,“王妃,看来王真的越来越在意您了,以往王出外征战,我可从没见过他送信给什么人,连王后都没有收过他的信,而且,王只在您的寝宫里过夜,王妃,您所受的宠爱,很快就会超过王后了,如果能为王生下……”

      “阿丽娜,我看你是太没事做了,马上去打扫庭院……”我眼带怨念的注视着她,她打了个寒颤,“是,王妃,我马上去!”

      唉,我好头疼啊,如果等尼布回来,我还不能回去的话,他不会真的要我侍寝了吧,躲得了初一,躲不过十五……

      “小菜鸟,你怎么了?”一个清若流水的声音从我的头顶上方传来。

      我蓦的抬起头,只见天花板那里正飘着那个所罗门王的儿子——沙利叶。

      “沙利叶,你怎么又出来了?”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戒指。

      他还懒洋洋的打了一个哈欠,“因为我睡醒了啊,出来看一下,对了,以后你就叫我小灯好了?!?br />
      “小灯?”

      “对啊,那是主人给我起的名字,我很喜欢这个名字诶,”他笑咪咪的飘了过来,“对了,主人她最近好不好?”

      我敛起了脸上的笑容,摇了摇头,“她失踪了……”

      “啊??!”小灯立刻惨叫起来,“怎么回事!主人怎么会失踪!主人,都怪小灯!小灯没有好好?;つ?,小灯马上召唤六十八魔王去找你!”

      “不是七十二魔王吗?”我对他的这种间歇性发作已经习惯了。

      “还有四只老和我作对!”他郁闷的看了我一眼,“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

      我只好简单的说了一下事情的大概,并且告诉他我一定会找到她的下落。他眨巴着眼睛,一时还没有消化完。

      “对了,你怎么认识我妈妈的?”

      “就是在这里啊,在巴格达?!彼芽诘?。

      “巴格达?”我露出了疑惑的表情,“伊拉克首都巴格达?”

      他愣了愣,又笑着点了点头,没等我再发问,他飘到了我的面前,双手放在了我的肩上,“我一定会帮你找到主人的,小菜鸟!”

      “喂……不许再叫我小菜鸟!”

      “为什么?主人说菜鸟是代表很棒的意思啊,我是菜鸟魔王,主人是菜鸟主人,你当然就是小菜鸟了,难道你想当大菜鸟?不行不行,那可不是人人能当的……”

      忽然,我觉得有点想扁人……”小菜鸟,我要离开一段时间,等我收服了全部的魔王再回来?!八低暾饩浠?,旧化作一股白烟不见了——

      经过了几个月的对抗后,由于饥荒和内部分裂,耶路撒冷终于陷落了。尼布对一反再反的犹太国王无比的痛恨,不但在他的面前杀死了他的几个儿子,还剜去了他的双眼,用铜链锁着他带到巴比伦来示众。耶路撒冷全城被洗劫一空。城墙被拆毁,神庙、王宫和许多民宅被焚烧,所罗门圣殿也难逃一劫,最恐怖的是,全城活着的居民几乎全被掳到了巴比伦……

      巴比伦之囚,这段残酷的历史还是上演了……直到公元前538年,波斯国王居鲁士征服了巴比伦后,被囚掳的犹太人才获准返回家园。

      虽然很残忍,但也正因为经历过这样的苦难,才让犹太民族更加顽强,犹太教不也正是从这段受难时代开始萌芽的吗?

      新年快来临的时候,尼布带着大军和上万的俘虏回到了巴比伦。

      “王妃,您还不准备?王就快要过来了!”我没有搭理眉开眼笑问话的阿丽娜,只是望着窗外郁闷地叹了一口气,为什么他刚一回来,我就接到了今晚侍寝的任务……去陪王后不是更好?

      今晚该找什么借口呢?诶?不如拖延到他变成小孩为止?

      实在不行我只好动用暴力了……

      在我胡思乱想了一阵子后,忽然觉得有点口渴,“阿丽娜,给我拿点海枣酒好吗?”

      很快,一杯就端到了我的面前。我也没仔细看,只是说了一声谢谢,刚拿了起来,发现有点不对劲,这只端酒的手好像不像——

      “阿丽——”还没等我说完,只觉一股霸道的力量从身后袭来,将我牢牢禁锢在一双有力的臂膀中,杯子不知何时已经摔在了地上,四溅的海枣酒散发着浓郁的香味,在空气中弥漫着暧昧的气氛。

      “阿伊米斯,我很想你?!钡统脸墒斓纳粼谖叶吲腔?,“我很想你?!?br />
      我的大脑在停止思考两秒钟,又重新开始恢复了思维,“我,我有点口渴。能不能先喝点水?”他似乎对我的反应有点失望,不过还是慢慢松了手。我这才从他的怀抱里挣扎出来,转过了头。

      他那俊美的容颜上带着长途跋涉的疲惫,眉宇间的狂放和霸气比起之前却是有增无减,深邃的眼眸深处是毫不掩饰的思念。

      “阿伊米斯,你看到我不高兴吗?”他的嘴角微微一抿,露出了几分不悦。

      “怎么会呢?”我扯起了一个笑容,“可是,你刚回来,不是应该先到王后那里才对吗?”

      他在我的身边坐了下来,“我已经去看过王后了,可是我今晚就想住在这里?!?br />
      “住在这里当然好啊,不过你刚回来,一定很辛苦了,不如就先去好好睡一觉吧?!蔽倚溥涞闹噶酥复?。

      他看了看我,忽然轻轻笑了起来,伸手捏了捏我的脸,“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,你总是在抗拒我。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,但是阿伊米斯,不要忘记,“他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捉摸不定的神色,“我是王,你是我的王妃,服从我,这是你必须做的,今晚我不会允许你再睡在地上?!?br />
      “那我睡床,你睡地下好了?!蔽彝芽诘?。

      他微微一愣,唇边的弧度更深,眼眸中流传着一抹温柔,“我会给你更多时间的,阿伊米斯,今晚只是睡在我身边,好吗?”

      我犹豫了一下,“那我们聊会儿天再睡吧?!狈凑认滤捅涑尚『⒆?,应该会好些吧。

      他仿佛识破了我的想法,只是笑了笑,“好,就聊会儿天?!彼倭硕?,“明天,我打算在广场处决犹太国王?!?br />
      我没有说话。

      “这就是背叛者的下场,”他转过头,凝望着窗外,眼中闪耀着野心的光芒,“犹太国又重新属于了巴比伦,不久之后,我会再次攻打埃及,阿伊米斯,你看着吧,我巴比伦的领土将会更加辽阔,一直延伸下去……永远……”

      我知道,巴比伦的领土会更加辽阔,但是,我也知道,再过几十年,巴比伦就会被波斯征服,从此消失于历史长河中。

      没有什么……可以永远……

      “阿伊米斯,你怎么不说话?”他转过头看着我。

      我笑了笑,“我只是想起了小时候看过的一个故事?!?br />
      “什么故事?”他似乎有几分好奇。

      “传说所罗门王在临终的时候,交代他的大臣,在他死了以后,要把他的双手伸出棺木之外,然后在城中绕行一圈。他的臣子们都很觉得莫名其妙,认为这奇怪的遗言有辱所罗门王的权威?!?br />
      他笑了笑,“的确是奇怪的遗言?!?br />
      “于是所罗门王回答他的臣子们:我要让世人都知道,即使像我这样的拥有广大国土的君王,死到临头的时候,依然是两手空空的死去?!蔽倚ψ潘低?,很快看到尼布的脸上浮起了一抹若有所思的表情。

      他只是有一瞬间的失神,很快又好像想起了什么,从怀里慢慢掏出了一样东西,递到了我的面前,“这是什么意思?“

      我低头一看,不由有些好笑,这不是我那时写的中文吗?

      “嗯,就是想你的意思啊?!蔽胰套判σ庹A苏Q劬?,要是他知道是什么意思,一定会气爆。他盯着我的眼睛,一丝笑意渐渐从他的眼中溢出,“原来是这个意思?!彼底?,他又小心翼翼的将泥石板放进了怀里。

      我心里微微一动,难道他每天都带着它?忽然想到那两个字的意思,心里涌起了一丝小小的内疚。

      “过几天就是新年盛大庆典,到时城里会很热闹?!八鋈凰盗艘痪?。

      我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,都快新年了,我在这里已经待了这么长时间了,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呢?——

      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呢?

      当我再次回过神的时候,发现身后的巴比伦王已经变成了小尼,不由大喜,终于熬到了……打了一个哈欠,指了指床,底气十足的说道,“上床,熄灯,睡觉!”

  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    流年转第一部12月中旬上市,目前卓越网好像开始接受预定,12月12日开始发售。其他地方铺货要稍等。

      第二部12月底上市。

      部分插图可以去我的博客和论坛先睹为快。

      华丽丽的小晚和小尼哦

    上一页 《寻找前世之流年转》 后三直选玩法
    line
      后三直选玩法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