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从大数据看铁路春运之“变” 2018-03-26
  • 安心亚演绎新歌性感火热 台下游戏宅十分冷静 2018-03-26
  • 易达销售出库单打印软件绿色版 2018-03-26
  • 【老外谈】中国是G20舞台上的领导者 2018-03-26
  • 联合国国际贸易中心:将组织中小企业参展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2018-03-26
  • 陜西2018年將精心打造31個旅遊文化名鎮 2018-03-26
  • 开江县委第二巡察组进驻县人民法院开展巡察工作 2018-03-26
  • 我用几个星期的时间减肥了好多。 2018-03-26
  • 这就是小米MIX2s外形和配置?参数如此彪悍 2018-03-26
  • 射精功能障碍的症状类型 2018-03-26
  • 激情燃烧的岁月 五十年回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知青们 2018-03-26
  • 5个民族5种风格,竟然混搭出这么好听的旋律! 2018-03-26
  • 东湖烟草扎实开展内部网站自查工作 2018-03-26
  • 特朗普提名中情局局长蓬佩奥接任国务卿一职 2018-03-26
  • 重生军营:军少,别乱来全文免费阅读 2018-03-26
  • 后三直选玩法 | 国内作家 | 港台海外 | 外国文学 | 青春校园 | 都市 | 韩流 | 影视 | 历史军事 | 古代文学 | 短篇 | 读书评论 | 最新资讯 | 更新
    网络原创 | 言情 | 玄幻奇幻 | 科幻 | 恐怖灵异 | 仙侠修真 | 武侠 | 侦探推理 | 官场小说 | 鬼故事 | 盗墓小说 | 传记纪实 | 作家列表
      位置:后三直选玩法->vivibear->《寻找前世之流年转》->正文

    第二卷 巴比伦之龙 王后的秘密

    后三直选玩法 dfc.bdzq32.com   巴比伦最重要的节日是在初春时节举行的新年盛大庆典。祭祀活动要持续许多天,敬奉神灵,祈求来年风调雨顺。节日来临的时候,几乎举国上下都会通宵达旦的狂欢。

      “神圣婚礼”将是祭典的重头戏,巴比伦王会扮演塔穆兹神,他所选出的妃子扮演伊什塔尔女神,他们会在人民面前重演传说中塔穆兹与伊什塔尔的婚礼,企求丰产丰收,永垂福祉。

      庆典的早上,我才刚起床,就从房外涌进了一大批侍女,将我拖到了浴池,七手八脚的脱了我的衣服,替我沐浴替更衣。

      我一头雾水,只能呼唤最熟悉的名字,“阿丽娜,阿丽娜!怎么回事!”

      “王妃您就乖乖坐在那里打扮吧,这是王吩咐的?!卑⒗瞿鹊纳舫渎畔苍?。

      好不容易等她们折腾完毕,我这才看清自己所穿的竟然是镶着金线的紫色衣服!还不止这样,那顶金光闪闪的头饰更是让我头晕目眩,头饰全是由是一朵朵弯曲的金花组成,下面是由金柏叶和金柳叶构成的环,环上还点缀着青金石和光玉髓珠子。

      “为什么这么隆重?”我觉得有些过分的夸张。

      “因为,你将要和我在人民面前举行神圣婚礼仪式,你所扮演的是伊什塔尔女神?!蹦岵嫉纳舸游疑砗蟠?,我愕然的转过头……

      他今天也穿着镶着金线的紫色王服,如丝绸般的褐色长发一直垂到了腰间,至高无上的王者气质令人几乎不敢仰视。

      此时,他面带着微笑,朝我伸出了手,“来吧,我的伊什塔尔女神?!?br />
      “王妃,您还不过去?!卑⒗瞿刃ξ慕彝频搅四岵忌肀?,我愣了愣,脑中想起了他之前说过的话,“除非到了春季举行的新年盛大庆典,那时国王会挑选一位他最宠爱的妃子在人民面前举行神圣婚礼仪式,并且一起进入神殿?!?br />
      “怎么会是我,王后不是更合适吗?我实在担当不了这个大任,王后她……”虽然知道推脱也许无用,但还是想试一试。

      “我只想……”他紧紧拉住了我的手,低声打断了我的话,“带你去看巴别通天塔。只有今天,你才有机会进去?!?br />
      原来他是因为这个原因才……他一直都记得……我之前说过的话……

      尼布甲尼撒,你这个——

      广场上和盛典大道两旁都挤满了人,大家都穿着漂亮的节日盛装,成千上万人欢呼雀跃,场面真是空前的盛大。

      在举行完了神圣婚礼之后,我终于走进了向往已久的巴别塔,巴别塔建在许多层巨大的高台上,这些高台共有8层,愈高愈小,最上面的高台上就建有宏伟的马尔杜克神庙。墙的外沿建有螺旋形的阶梯,可以绕塔而上,直达塔顶。远远望去,真有种能通到天空之上的错觉。马尔杜克神庙果然是竭尽奢华,那些眩目的金子,让墙面象太阳一样闪闪发光,就算是不起眼的地方,也是由昂贵的青金石和雪花石膏所制成。

      尼布示意我站在一边,只见巴比伦的大祭司走到供放神像的祭桌前,不知念起了什么,桌子上放着可供神食用的祭品,金制的船形容器和供神使用的圆柱形图章。

      不多时,尼布也走上了前去,他一脸的凝重,低声祈祷,“你是万有的主,可以指引我走正路,我必顺从你的命。因为你用手造化我,又赐给我国家之权,要按你所愿意的加惠给我,因为我的生命出自于你……”

      好亢长的祝词……就在我开始觉得有点无聊的时候,仪式终于结束了……

      正要走出神庙的时候,我忽然看到了旁边有一块装饰考究的泥石板。尼布见我的目光落到了那块石板上,低声在我耳边道,“那是我登上王位时的誓言?!?br />
      诶?那不相当于现在的就职演说?我立刻来了兴趣,忙凑近去看。

      石板上刻着一排整齐的楔形文字,

      庄严华美的巴比伦啊……

      我视你如生命

      我愿尽我之力

      使你成为空前绝后

      无比繁华、无比昌盛的伟大之城

      你将接受万国的进贡,全人类的膜拜……

      读懂这段话的时候,不知为什么,我的心里涌起了一丝淡淡的酸涩。新巴比伦国是何其短暂,在尼布甲尼撒死后23年,新巴比仑王国便被波斯所灭。从此,这块不再富饶的土地便一直处在异族的统治下。

      回到宫里的时候,天色已经不早了。我和他道了别,正想回自己的寝宫,忽然只觉身子一轻,整个人已经被抱在了他的怀里。

      望着他闪烁不停的眼神,我的心里隐隐有些不安,只好稳了稳心神,“尼布,我该回去了……”

      他牢牢地看着我,“那正好,一起回去?!?br />
      “今晚你还要住在我那里吗?”我明显的表现出了不欢迎。

      他的眼中流转着难以捉摸的眼神,忽然低下了头,附唇在我耳边道,“我给你的时间够多了,阿伊米斯。所以今晚,我不会再等了?!蓖盼乙桓笔芰舜碳さ谋砬?,他又得意的笑了起来。

      我的脑中瞬间一片空白,我想,我明白他的意思。

      在跨入我的房间的那一刻,我正在犹豫何时动用暴力,他却将我轻轻放在了床上,伸手摘去了我头上沉重的装饰。

      “阿伊米斯,今天你和我已经在神面前举行了婚礼,我的伊什塔尔女神,”他轻柔的握住了我的手,将唇覆在了手背上,一阵酥麻的感觉从手背迅速传到了身体内,他似乎察觉到了我的细微反应,更加用力的用嘴唇摩挲着我的手背。

      我抽了好几下,才将手抽了出来。

      他倒也没有生气,嘴角依旧含着笑,“记不记得你和我讲过天琴座的传说,那么,知不知道伊什塔尔女神和塔穆兹神的传说?

      我连忙摇头,不管有没有听过,现在让他说话会比较安全。

      “伊什塔尔是战争与爱情女神,她与植物之神塔穆兹是一对真心相爱的恋人。但是阴险的地狱之神嫉恨在心,并设法使塔穆兹受伤而死。为了追寻死去的情人,伊什塔尔下到地狱里,但女神如果要从天上下到地狱时,每下一重天、进一重门,便脱去一层代表神尊严的纱巾,并依次渐渐失去她的神性。伊什塔尔为了她的爱人最终通过七重门,走向了死亡之路。当世界失去爱神後,万物衰谢,濒临灭绝。迫于主神的压力,地狱之神才使依斯塔尔苏醒,并按照主神的吩咐将“生命之水”赠与伊什塔尔。于是,女神将生命之水洒遍恋人身上……

      “塔穆兹一定醒了对不对?”我插嘴道,这样的神话多半是团圆结局吧。

      他笑着点了点头,“塔穆兹醒後,唱出一曲情切意美的歌……”说着,他低声哼了起来,虽然声音很轻,但我还是依稀听清了歌词。

      爱人??!你要知道世间万事有假有真;

      但是我相信你爱情纯挚,如山之高如海之深;

      来吧!我们双双携手,飞渡重门;

      飞过白银之路,飞到绿茵之地;

      飞到幽雅的园林,把我们温馨甜美的旧梦重温。

      “原来你还会唱歌……而且唱的这么好听!”我惊讶的看着他,尼布甲尼撒的歌声竟然如此动听,太不可思议了。

      他并没有再说话,只是眼眸中闪动着奇怪的光泽,当我意识到那种眼神叫作危险的时候,已经被他压在了身下。无端的感觉到了一阵眩晕,他的嘴唇已经轻轻蹭过我的额头,手与手纠缠在一起,在近的可以接触到他睫毛的距离处,我看到他的银灰色眼眸,仿佛珍珠隐藏着无尽流转柔光。

      “阿伊米斯,你就是我的伊什塔尔女神,”他的眼神渐渐转变为带着欲望的暗色,低声道,“你是芳香的没药,最香甜的蜜糖。你是神赐予我的佳侣,今夜我将品尝你的芬芳甜蜜……”

  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    我的心情倒慢慢平静下来,看来,只能动用暴力了。趁他不注意,我抽出了右手,没办法,只好打晕他再说了……就在我的手快要落下的时候,寝宫外忽然传来了侍女的声音,“不好了,王,王后她……”

      王后?真是来得太——及时了!

      我用力将他推了开去,冲着门外大喝一声,“进来,快进来!”

      只见一名侍女惊慌失措的跑了进来,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,“王后,王后不知怎么回事,突发了急病……”

      尼布敛去了刚才不悦的神情,皱了皱眉道,“王后得了急???有没有叫医者?”

      “你还是快去看看吧,”我在旁边催促他,心里默念快走,快走……

      他看了看我,还是起了身,披上了披风,一边往前走去,一边道,“我先去看看?!?br />
      望着他离开的背影,我这才松了一口气……王后终于有所动作了,如果我猜的没错,得病是假,想要让尼布过去才是真的。

      毕竟,这些天,尼布天天都在我的寝宫,而且,今天的神圣婚礼又……

      不过,我不会成为你的威胁的,王后。

      我很快就会离开,很快。

      只是……这个该死的谋害王后的人,到底躲在哪里……

      没过多久,在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,忽然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,我刚睁开眼,就见到尼布正好变身为了小尼。

      “你怎么又回来了?”我含糊不清的问道。

      “难道你忘了我变身的秘密吗!”他没好气的说道,一边上了床躺在了我的身边?!巴鹾笏皇裁词?,可能是吃坏了东西?!?br />
      “是这样啊,那就好……”我侧过了身,“那就乖乖睡吧,小尼。现在这个样子你就别胡思乱想了?!?br />
      身后传来了一阵他不爽的叹气声。

      我忍不住有些想笑,但立即又苦恼起来,今晚是靠王后躲过了,那么明天呢?——

      早上醒来的时候,他已经不在我的身边了。

      阿丽娜笑嘻嘻的出现了我的面前,“王妃,您醒来了,王说了,等您醒来后,就去老地方,他在那里等着您?!?br />
      “老地方?”我愣了愣,随即就反应过来是之前经常半夜和他相见的地方。

      虽然有些纳闷,还是按照她所说的去了那里。

      初春的庭院里,草木繁茂,鲜花盛开,空气中泛着微微青涩的新鲜的芬芳。一袭紫衣的他站在阳光之下,眩目的让人难以正视。

      “叫我来做什么?”我一脸疑惑的问道。

      他只是笑了笑,伸手指向了那正在建造的空中花园,“你看?!?br />
      我抬头望去,一直没有留意,空中花园居然已经颇具雏形了。隐约已看得出高达7层的立体结构,工匠们用立体叠园手法,在高高的平台上,埋设了灌溉用的水源和水管,底层以石块为基,上铺加入芦苇和沥青的土砖,土砖上盖铅板,铅板上再堆置泥土,最后遍植奇花异草就大功告成了。

      我几乎都能想得到未来的样子了……有如剧院一樣,栽种密集枝叶扶疏,几乎樹樹相触,形成舒适的遮荫,远远望去,就好像花园悬浮在半空中……

      “将来一定美不胜收,流传千古?!蔽矣芍缘目湓薜?。

      他对我的话并不在意,只是指着那里道,“将来,这里每一层会有一部分开放的水管,循环使用,远远望去,就像是泉水从山上流下来?!彼倭硕?,“就像你们推罗的景致?!?br />
      我一震,脑中忽然响起了曾经说过的话,

      “我们推罗有很高很高的山,有许多的森林,许多的泉水,还有许多不同的植物和鲜花?!?br />
      他回过了头,静静地凝视着我,“阿伊米斯,这是属于你的空中花园?!?br />
      我的脑袋中啪的一声炸开了……这个,这个真的是太荣幸了……荣幸的让我发晕……

      “这是为王后修建的空中花园?!蔽乙惨涣称骄驳目醋潘?,“是属于王后的?!彼低?,我也不等他有什么反应,赶紧拔腿就走……

      这下子的发展,真是越来越让人头疼了。

      黄昏时分,王后派了侍女来请我过去聊聊天。

      自从尼布回来后,除了公众场合,我们几乎没有见过面。都怪尼布这家伙,每天在我这里,害得我每次觉得见到王后都很尴尬,于是干脆能不见就不见了。

      今天她来请我,恐怕也和尼布有关吧。

      王后见到我的时候,果然是一脸的不悦。

      “阿伊米斯,我真的不服气,为什么神圣婚礼,王偏偏选了你,知不知道我都快气死了,你居然都不来安慰我一下?!?br />
      我额上的青筋一跳,“安慰你?我怕你见到我更生气?!?br />
      “我是生气啊,可是见不到你我更生气!”她噘起了嘴,又忽然支吾起来,“其实,其实昨晚我是故意的……”

      看到她这个样子,我忽然觉得有些好笑。王后,似乎还是个孩子呢……

      除了骄纵一些,任性一些,应该也算个没什么心眼的姑娘吧。

      “你不要得意,阿伊米斯,明年的神圣婚礼,王一定会选我!”她自信满满的说着,一边拿了一杯桌子上的海枣酒。

      我也随手拿起一杯海枣酒喝了一口,“我才没得意呢,放心吧,明年一定是……”一口酒下肚,我觉得有点不对劲,酒里好像有些别的东西……而且,似乎还不是普通的******……

      王后没有再说话,只是注视着我的杯子,脸上露出了一抹诡异的表情。

      我的心里一凛,在震惊的同时又有些无奈,王后她,竟然对我下手了……虽然我明白王后的心情,她讨厌我,生我的气,这都不奇怪,可是……已经要到了对我下手的这一步吗?

      如果不是为了?;に?,我又怎么会来到这里……

      这些虽然不是普通的******,但对我来说,根本一点用也没有。我本来想当场离开,但忽然想知道她到底想对我干什么,干脆将计就计……

      想到这里,我装出了一副难受的样子,很快闭上双眼,倒在了地上。

      在倒地的一瞬间,我听到了从王后口中的发出的一声冷笑。

      “阿伊米斯,我不会让你死的?!?br />
  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    各位亲们,12号我要回国,到1月底才回瑞典,这期间我还是会尽量更新,兰陵那里也一样,但更新会变得无规律,只能抽空上来。请亲们理解啦

    上一页 《寻找前世之流年转》 后三直选玩法
    line
      后三直选玩法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